蓝色是最温暖的颜色

all冬

【ME/莱蛛】可能会引起你的不适

  荆棘与果实

一句话简介:当年Eduardo在Mark和Lex之间选择了前者,后来Lex诱女干了他们的儿子Peter

       Eduardo用勺子将牛油果肉挖出来扔到碗里,Mark在他旁边默默地切着彩椒。两个人默契地配合着,Mark时不时的偷瞄他专注的爱人,然后露出一个不易察觉的笑容。

      真碍眼。

      Lex转过头去不愿意看他们一副伉俪情深的样子。年轻的时候他不可一世,以为Eduardo巴不得嫁给他,一位身家比Mark那个骑自行车的宅男不知道高到哪里去的贵公子。结果Eduardo却选择了Mark和他的破自行车,最恶心的是Eduardo为了这个宅男和家里决裂。他本来以为Eduardo会在过几天贫穷生活后后悔不已,然后来请求自己的原谅,结果Eduardo却和Mark一起书写了Facebook这个传奇。就连Lex这么骄傲的人,也不的不承认Mark是个天才。

      Lex在Eduardo怀孕的时候来看了他一次,他被Mark照顾的很周到,Eduardo整个人都胖了一圈,笑容时刻都挂在他脸上,那是Lex很久没看到过的属于Eduardo的笑容,却全部奢侈地给了Mark。

     Lex坐在床边,看着Mark用敲击键盘的手为他的妻子按摩,将水果切好喂给Eduardo吃,甚至会讲些笑话来让他开心,即使Mark不擅长这个,他那张万年不变的宅男冰山脸讲笑话时异常的滑稽,逗的Eduardo咯咯直笑。

    Lex被Eduardo和他的丈夫被当成空气一样晾在一边,他默默地离开时Mark正轻轻拍着Eduardo的后背哄他睡觉。

     后来Lex在Eduardo的怀里见到了小Peter,大大的眼睛和Edu小时候一模一样,Lex想起了小时候他让Eduardo在他身上爬来爬去时那双蜜糖色的,泛着笑意的大眼睛。

    Lex笑了。

    既然得不到你,得到你的儿子也不错。

    “你和Mark的工作都很忙,不如把Peter交给我,我会给他最好的家庭教育,就像我们小时候那样。”

   Lex的话让Eduardo犹豫了,他想让Peter接受最好的教育,这个只有Lex能给,但是他不想缺席Peter的童年。然而Mark深夜时边给Peter冲奶粉边看着电脑的样子让Eduardo动摇了,最终答应了Lex。

    Lex几乎是把所有的注意力都放在了Peter身上,这个刚满五个月大的婴儿在Lex的办公桌上爬来爬去,Lex有时会把他的手指伸进Peter还没有长牙的小嘴里。Peter3岁的时候对Lex十分依赖,只要Lex不在他身旁他就会大哭大闹,Lex就算坐的很远小家伙也会半走半爬的凑到Lex身边,然后窝在Lex的怀里。

    Lex很满意Peter对自己的依赖,他记得Eduardo小时候也是这么赖着他,黏在他身边的。Eduardo和Mark甚至有了一种Lex才是Peter亲人,而他们只是个陌生人的感觉,Eduardo赶紧想把Peter带回自己身边,但Peter却不肯离开Lex半步,但是Mark却不顾Peter的哭闹和Eduardo心疼的样子把Peter接回了家里。后来Lex回来经常来看Peter,Eduardo以为Lex与Peter这个孩子相处出了感情也没有阻拦,Mark觉得事情不对但是耐不住妻子对他撒娇也就放下了戒备。
     
      而现在Lex正坐在Eduardo家的沙发上等着他的小Peter放学,而Eduardo和Mark在厨房准备着晚餐。

    “Lex!”
     一个和Eduardo几乎一模一样的男孩刚进门,还没来的及脱鞋,就扔掉书包跑到Lex旁边,抱着他的手臂像只猫一样蹭来蹭去。

    “Peter,去把鞋脱了。”Mark一边打着手中的鸡蛋一边对Peter说到。Peter怒了努嘴,然后走到玄关换了双脱鞋,继续腻在Lex的旁边和他说着今天发生的事。

     晚餐的时候Peter不停的说着今天在学校发生的有趣的事,然后Eduardo有时就放下叉子笑着和他的孩子搭话。Lex坐在Peter旁边笑着看着他的男孩,而Mark也一如既往地给Eduardo贴心的夹菜。桌上一片温暖的气氛,没人看见桌布下Peter用他纤瘦的小腿磨蹭着旁边男人的腿。

    晚餐过后Peter非要Lex看他最近写的作文,就拉着Lex上楼了。Mark刷着盘子,而Eduardo坐在吧台上吃水果。

    “你不觉得Peter和Lex走的太近了吗,我是说,他太依赖Lex了,搞的Lex比我都像他的爸爸。”

    Eduardo看着他丈夫有些酸酸的表情笑了笑,“我们家和Lex家本来也是世交,当初我和你在一起之后总觉得和Lex交往会尴尬,但是小Peter的出现仿佛就像是天意一样化解了我们三个以前的各种恩怨,这样不是挺好的吗。”

    Mark没有说话,继续刷着盘子。

    Peter一把Lex拉进房间就猴急地把Lex推到床上,甚至都没有锁门。他刚要解开Lex的衬衫,后者就一翻身把他压在身下,正当Peter闭上眼睛想要和Lex接吻的时候,Lex却起来了。

    Peter感觉自己很委屈,他想要Lex,但是Lex每次都拒绝了他。

    “每次都是这样,Lex,我不够好吗,你看看我,你转过来,”Peter脱掉了他的衬衫和短裤,露出了白皙的身体,“你看看我,我给你艹,我做你一个人的女表子,我给你生个孩子好吗……”Peter已经快要哭了。

    “把衣服穿上Peter,我说过了,第一次是很珍贵的,要留到你成年的那天。”Lex没有回头,但是他知道Peter在做什么,他笑了,为他自己塑造出的杰作,一个专属于他的女表子。

     “我用嘴好吗Lex,求求你了,我要你,我要你的米青氵夜……”Peter跪在Lex身后抱住他的腰。

    Lex听到了脚步声,无论是Dudu或者是Mark看到现在的场景都会气晕过去吧,转过身,让Peter拉开了他的裤链,含住了那里。

    脚步声越来越重了。

    3,2,1。

    门开了,Lex转过头,对上Eduardo苍白的脸。

   “Surprise。”

   
 
     

【ME/莱蛛】丧病版贤者之爱

  荆棘与果实

一句话简介:当年Eduardo在Mark和Lex之间选择了前者,后来Lex诱女干了他们的儿子Peter

       Eduardo用勺子将牛油果肉挖出来扔到碗里,Mark在他旁边默默地切着彩椒。两个人默契地配合着,Mark时不时的偷瞄他专注的爱人,然后露出一个不易察觉的笑容。

      真碍眼。

      Lex转过头去不愿意看他们一副伉俪情深的样子。年轻的时候他不可一世,以为Eduardo巴不得嫁给他,一位身家比Mark那个骑自行车的宅男不知道高到哪里去的贵公子。结果Eduardo却选择了Mark和他的破自行车,最恶心的是Eduardo为了这个宅男和家里决裂。他本来以为Eduardo会在过几天贫穷生活后后悔不已,然后来请求自己的原谅,结果Eduardo却和Mark一起书写了Facebook这个传奇。就连Lex这么骄傲的人,也不的不承认Mark是个天才。

      Lex在Eduardo怀孕的时候来看了他一次,他被Mark照顾的很周到,Eduardo整个人都胖了一圈,笑容时刻都挂在他脸上,那是Lex很久没看到过的属于Eduardo的笑容,却全部奢侈地给了Mark。

     Lex坐在床边,看着Mark用敲击键盘的手为他的妻子按摩,将水果切好喂给Eduardo吃,甚至会讲些笑话来让他开心,即使Mark不擅长这个,他那张万年不变的宅男冰山脸讲笑话时异常的滑稽,逗的Eduardo咯咯直笑。

    Lex被Eduardo和他的丈夫被当成空气一样晾在一边,他默默地离开时Mark正轻轻拍着Eduardo的后背哄他睡觉。

     后来Lex在Eduardo的怀里见到了小Peter,大大的眼睛和Edu小时候一模一样,Lex想起了小时候他让Eduardo在他身上爬来爬去时那双蜜糖色的,泛着笑意的大眼睛。

    Lex笑了。

    既然得不到你,得到你的儿子也不错。

    “你和Mark的工作都很忙,不如把Peter交给我,我会给他最好的家庭教育,就像我们小时候那样。”

   Lex的话让Eduardo犹豫了,他想让Peter接受最好的教育,这个只有Lex能给,但是他不想缺席Peter的童年。然而Mark深夜时边给Peter冲奶粉边看着电脑的样子让Eduardo动摇了,最终答应了Lex。

    Lex几乎是把所有的注意力都放在了Peter身上,这个刚满五个月大的婴儿在Lex的办公桌上爬来爬去,Lex有时会把他的手指伸进Peter还没有长牙的小嘴里。Peter3岁的时候对Lex十分依赖,只要Lex不在他身旁他就会大哭大闹,Lex就算坐的很远小家伙也会半走半爬的凑到Lex身边,然后窝在Lex的怀里。

    Lex很满意Peter对自己的依赖,他记得Eduardo小时候也是这么赖着他,黏在他身边的。Eduardo和Mark甚至有了一种Lex才是Peter亲人,而他们只是个陌生人的感觉,Eduardo赶紧想把Peter带回自己身边,但Peter却不肯离开Lex半步,但是Mark却不顾Peter的哭闹和Eduardo心疼的样子把Peter接回了家里。后来Lex回来经常来看Peter,Eduardo以为Lex与Peter这个孩子相处出了感情也没有阻拦,Mark觉得事情不对但是耐不住妻子对他撒娇也就放下了戒备。
     
      而现在Lex正坐在Eduardo家的沙发上等着他的小Peter放学,而Eduardo和Mark在厨房准备着晚餐。

    “Lex!”
     一个和Eduardo几乎一模一样的男孩刚进门,还没来的及脱鞋,就扔掉书包跑到Lex旁边,抱着他的手臂像只猫一样蹭来蹭去。

    “Peter,去把鞋脱了。”Mark一边打着手中的鸡蛋一边对Peter说到。Peter怒了努嘴,然后走到玄关换了双脱鞋,继续腻在Lex的旁边和他说着今天发生的事。

     晚餐的时候Peter不停的说着今天在学校发生的有趣的事,然后Eduardo有时就放下叉子笑着和他的孩子搭话。Lex坐在Peter旁边笑着看着他的男孩,而Mark也一如既往地给Eduardo贴心的夹菜。桌上一片温暖的气氛,没人看见桌布下Peter用他纤瘦的小腿磨蹭着旁边男人的腿。

    晚餐过后Peter非要Lex看他最近写的作文,就拉着Lex上楼了。Mark刷着盘子,而Eduardo坐在吧台上吃水果。

    “你不觉得Peter和Lex走的太近了吗,我是说,他太依赖Lex了,搞的Lex比我都像他的爸爸。”

    Eduardo看着他丈夫有些酸酸的表情笑了笑,“我们家和Lex家本来也是世交,当初我和你在一起之后总觉得和Lex交往会尴尬,但是小Peter的出现仿佛就像是天意一样化解了我们三个以前的各种恩怨,这样不是挺好的吗。”

    Mark没有说话,继续刷着盘子。

    Peter一把Lex拉进房间就猴急地把Lex推到床上,甚至都没有锁门。他刚要解开Lex的衬衫,后者就一翻身把他压在身下,正当Peter闭上眼睛想要和Lex接吻的时候,Lex却起来了。

    Peter感觉自己很委屈,他想要Lex,但是Lex每次都拒绝了他。

    “每次都是这样,Lex,我不够好吗,你看看我,你转过来,”Peter脱掉了他的衬衫和短裤,露出了白皙的身体,“你看看我,我给你艹,我做你一个人的女表子,我给你生个孩子好吗……”Peter已经快要哭了。

    “把衣服穿上Peter,我说过了,第一次是很珍贵的,要留到你成年的那天。”Lex没有回头,但是他知道Peter在做什么,他笑了,为他自己塑造出的杰作,一个专属于他的女表子。

     “我用嘴好吗Lex,求求你了,我要你,我要你的米青氵夜……”Peter跪在Lex身后抱住他的腰。

    Lex听到了脚步声,无论是Dudu或者是Mark看到现在的场景都会气晕过去吧,转过身,让Peter拉开了他的裤链,含住了那里。

    脚步声越来越重了。

    3,2,1。

    门开了,Lex转过头,对上Eduardo苍白的脸。

   “Surprise。”

   
 
     

【ME/莱蛛】可能会引起你的不适

  荆棘与果实

一句话简介:当年Eduardo在Mark和Lex之间选择了前者,后来Lex诱女干了他们的儿子Peter

       Eduardo用勺子将牛油果肉挖出来扔到碗里,Mark在他旁边默默地切着彩椒。两个人默契地配合着,Mark时不时的偷瞄他专注的爱人,然后露出一个不易察觉的笑容。

      真碍眼。

      Lex转过头去不愿意看他们一副伉俪情深的样子。年轻的时候他不可一世,以为Eduardo巴不得嫁给他,一位身家比Mark那个骑自行车的宅男不知道高到哪里去的贵公子。结果Eduardo却选择了Mark和他的破自行车,最恶心的是Eduardo为了这个宅男和家里决裂。他本来以为Eduardo会在过几天贫穷生活后后悔不已,然后来请求自己的原谅,结果Eduardo却和Mark一起书写了Facebook这个传奇。就连Lex这么骄傲的人,也不的不承认Mark是个天才。

      Lex在Eduardo怀孕的时候来看了他一次,他被Mark照顾的很周到,Eduardo整个人都胖了一圈,笑容时刻都挂在他脸上,那是Lex很久没看到过的属于Eduardo的笑容,却全部奢侈地给了Mark。

     Lex坐在床边,看着Mark用敲击键盘的手为他的妻子按摩,将水果切好喂给Eduardo吃,甚至会讲些笑话来让他开心,即使Mark不擅长这个,他那张万年不变的宅男冰山脸讲笑话时异常的滑稽,逗的Eduardo咯咯直笑。

    Lex被Eduardo和他的丈夫被当成空气一样晾在一边,他默默地离开时Mark正轻轻拍着Eduardo的后背哄他睡觉。

     后来Lex在Eduardo的怀里见到了小Peter,大大的眼睛和Edu小时候一模一样,Lex想起了小时候他让Eduardo在他身上爬来爬去时那双蜜糖色的,泛着笑意的大眼睛。

    Lex笑了。

    既然得不到你,得到你的儿子也不错。

    “你和Mark的工作都很忙,不如把Peter交给我,我会给他最好的家庭教育,就像我们小时候那样。”

   Lex的话让Eduardo犹豫了,他想让Peter接受最好的教育,这个只有Lex能给,但是他不想缺席Peter的童年。然而Mark深夜时边给Peter冲奶粉边看着电脑的样子让Eduardo动摇了,最终答应了Lex。

    Lex几乎是把所有的注意力都放在了Peter身上,这个刚满五个月大的婴儿在Lex的办公桌上爬来爬去,Lex有时会把他的手指伸进Peter还没有长牙的小嘴里。Peter3岁的时候对Lex十分依赖,只要Lex不在他身旁他就会大哭大闹,Lex就算坐的很远小家伙也会半走半爬的凑到Lex身边,然后窝在Lex的怀里。

    Lex很满意Peter对自己的依赖,他记得Eduardo小时候也是这么赖着他,黏在他身边的。Eduardo和Mark甚至有了一种Lex才是Peter亲人,而他们只是个陌生人的感觉,Eduardo赶紧想把Peter带回自己身边,但Peter却不肯离开Lex半步,但是Mark却不顾Peter的哭闹和Eduardo心疼的样子把Peter接回了家里。后来Lex回来经常来看Peter,Eduardo以为Lex与Peter这个孩子相处出了感情也没有阻拦,Mark觉得事情不对但是耐不住妻子对他撒娇也就放下了戒备。
     
      而现在Lex正坐在Eduardo家的沙发上等着他的小Peter放学,而Eduardo和Mark在厨房准备着晚餐。

    “Lex!”
     一个和Eduardo几乎一模一样的男孩刚进门,还没来的及脱鞋,就扔掉书包跑到Lex旁边,抱着他的手臂像只猫一样蹭来蹭去。

    “Peter,去把鞋脱了。”Mark一边打着手中的鸡蛋一边对Peter说到。Peter怒了努嘴,然后走到玄关换了双脱鞋,继续腻在Lex的旁边和他说着今天发生的事。

     晚餐的时候Peter不停的说着今天在学校发生的有趣的事,然后Eduardo有时就放下叉子笑着和他的孩子搭话。Lex坐在Peter旁边笑着看着他的男孩,而Mark也一如既往地给Eduardo贴心的夹菜。桌上一片温暖的气氛,没人看见桌布下Peter用他纤瘦的小腿磨蹭着旁边男人的腿。

    晚餐过后Peter非要Lex看他最近写的作文,就拉着Lex上楼了。Mark刷着盘子,而Eduardo坐在吧台上吃水果。

    “你不觉得Peter和Lex走的太近了吗,我是说,他太依赖Lex了,搞的Lex比我都像他的爸爸。”

    Eduardo看着他丈夫有些酸酸的表情笑了笑,“我们家和Lex家本来也是世交,当初我和你在一起之后总觉得和Lex交往会尴尬,但是小Peter的出现仿佛就像是天意一样化解了我们三个以前的各种恩怨,这样不是挺好的吗。”

    Mark没有说话,继续刷着盘子。

    Peter一把Lex拉进房间就猴急地把Lex推到床上,甚至都没有锁门。他刚要解开Lex的衬衫,后者就一翻身把他压在身下,正当Peter闭上眼睛想要和Lex接吻的时候,Lex却起来了。

    Peter感觉自己很委屈,他想要Lex,但是Lex每次都拒绝了他。

    “每次都是这样,Lex,我不够好吗,你看看我,你转过来,”Peter脱掉了他的衬衫和短裤,露出了白皙的身体,“你看看我,我给你艹,我做你一个人的女表子,我给你生个孩子好吗……”Peter已经快要哭了。

    “把衣服穿上Peter,我说过了,第一次是很珍贵的,要留到你成年的那天。”Lex没有回头,但是他知道Peter在做什么,他笑了,为他自己塑造出的杰作,一个专属于他的女表子。

     “我用嘴好吗Lex,求求你了,我要你,我要你的米青氵夜……”Peter跪在Lex身后抱住他的腰。

    Lex听到了脚步声,无论是Dudu或者是Mark看到现在的场景都会气晕过去吧,转过身,让Peter拉开了他的裤链,含住了那里。

    脚步声越来越重了。

    3,2,1。

    门开了,Lex转过头,对上Eduardo苍白的脸。

   “Surprise。”

   
 
     

【ME/莱蛛】贤者之爱

  荆棘与果实

一句话简介:当年Eduardo在Mark和Lex之间选择了前者,后来Lex诱女干了他们的儿子Peter

       Eduardo用勺子将牛油果肉挖出来扔到碗里,Mark在他旁边默默地切着彩椒。两个人默契地配合着,Mark时不时的偷瞄他专注的爱人,然后露出一个不易察觉的笑容。

      真碍眼。

      Lex转过头去不愿意看他们一副伉俪情深的样子。年轻的时候他不可一世,以为Eduardo巴不得嫁给他,一位身家比Mark那个骑自行车的宅男不知道高到哪里去的贵公子。结果Eduardo却选择了Mark和他的破自行车,最恶心的是Eduardo为了这个宅男和家里决裂。他本来以为Eduardo会在过几天贫穷生活后后悔不已,然后来请求自己的原谅,结果Eduardo却和Mark一起书写了Facebook这个传奇。就连Lex这么骄傲的人,也不的不承认Mark是个天才。

      Lex在Eduardo怀孕的时候来看了他一次,他被Mark照顾的很周到,Eduardo整个人都胖了一圈,笑容时刻都挂在他脸上,那是Lex很久没看到过的属于Eduardo的笑容,却全部奢侈地给了Mark。

     Lex坐在床边,看着Mark用敲击键盘的手为他的妻子按摩,将水果切好喂给Eduardo吃,甚至会讲些笑话来让他开心,即使Mark不擅长这个,他那张万年不变的宅男冰山脸讲笑话时异常的滑稽,逗的Eduardo咯咯直笑。

    Lex被Eduardo和他的丈夫被当成空气一样晾在一边,他默默地离开时Mark正轻轻拍着Eduardo的后背哄他睡觉。

     后来Lex在Eduardo的怀里见到了小Peter,大大的眼睛和Edu小时候一模一样,Lex想起了小时候他让Eduardo在他身上爬来爬去时那双蜜糖色的,泛着笑意的大眼睛。

    Lex笑了。

    既然得不到你,得到你的儿子也不错。

    “你和Mark的工作都很忙,不如把Peter交给我,我会给他最好的家庭教育,就像我们小时候那样。”

   Lex的话让Eduardo犹豫了,他想让Peter接受最好的教育,这个只有Lex能给,但是他不想缺席Peter的童年。然而Mark深夜时边给Peter冲奶粉边看着电脑的样子让Eduardo动摇了,最终答应了Lex。

    Lex几乎是把所有的注意力都放在了Peter身上,这个刚满五个月大的婴儿在Lex的办公桌上爬来爬去,Lex有时会把他的手指伸进Peter还没有长牙的小嘴里。Peter3岁的时候对Lex十分依赖,只要Lex不在他身旁他就会大哭大闹,Lex就算坐的很远小家伙也会半走半爬的凑到Lex身边,然后窝在Lex的怀里。

    Lex很满意Peter对自己的依赖,他记得Eduardo小时候也是这么赖着他,黏在他身边的。Eduardo和Mark甚至有了一种Lex才是Peter亲人,而他们只是个陌生人的感觉,Eduardo赶紧想把Peter带回自己身边,但Peter却不肯离开Lex半步,但是Mark却不顾Peter的哭闹和Eduardo心疼的样子把Peter接回了家里。后来Lex回来经常来看Peter,Eduardo以为Lex与Peter这个孩子相处出了感情也没有阻拦,Mark觉得事情不对但是耐不住妻子对他撒娇也就放下了戒备。
     
      而现在Lex正坐在Eduardo家的沙发上等着他的小Peter放学,而Eduardo和Mark在厨房准备着晚餐。

    “Lex!”
     一个和Eduardo几乎一模一样的男孩刚进门,还没来的及脱鞋,就扔掉书包跑到Lex旁边,抱着他的手臂像只猫一样蹭来蹭去。

    “Peter,去把鞋脱了。”Mark一边打着手中的鸡蛋一边对Peter说到。Peter怒了努嘴,然后走到玄关换了双脱鞋,继续腻在Lex的旁边和他说着今天发生的事。

     晚餐的时候Peter不停的说着今天在学校发生的有趣的事,然后Eduardo有时就放下叉子笑着和他的孩子搭话。Lex坐在Peter旁边笑着看着他的男孩,而Mark也一如既往地给Eduardo贴心的夹菜。桌上一片温暖的气氛,没人看见桌布下Peter用他纤瘦的小腿磨蹭着旁边男人的腿。

    晚餐过后Peter非要Lex看他最近写的作文,就拉着Lex上楼了。Mark刷着盘子,而Eduardo坐在吧台上吃水果。

    “你不觉得Peter和Lex走的太近了吗,我是说,他太依赖Lex了,搞的Lex比我都像他的爸爸。”

    Eduardo看着他丈夫有些酸酸的表情笑了笑,“我们家和Lex家本来也是世交,当初我和你在一起之后总觉得和Lex交往会尴尬,但是小Peter的出现仿佛就像是天意一样化解了我们三个以前的各种恩怨,这样不是挺好的吗。”

    Mark没有说话,继续刷着盘子。

    Peter一把Lex拉进房间就猴急地把Lex推到床上,甚至都没有锁门。他刚要解开Lex的衬衫,后者就一翻身把他压在身下,正当Peter闭上眼睛想要和Lex接吻的时候,Lex却起来了。

    Peter感觉自己很委屈,他想要Lex,但是Lex每次都拒绝了他。

    “每次都是这样,Lex,我不够好吗,你看看我,你转过来,”Peter脱掉了他的衬衫和短裤,露出了白皙的身体,“你看看我,我给你艹,我做你一个人的女表子,我给你生个孩子好吗……”Peter已经快要哭了。

    “把衣服穿上Peter,我说过了,第一次是很珍贵的,要留到你成年的那天。”Lex没有回头,但是他知道Peter在做什么,他笑了,为他自己塑造出的杰作,一个专属于他的女表子。

     “我用嘴好吗Lex,求求你了,我要你,我要你的米青氵夜……”Peter跪在Lex身后抱住他的腰。

    Lex听到了脚步声,无论是Dudu或者是Mark看到现在的场景都会气晕过去吧,转过身,让Peter拉开了他的裤链,含住了那里。

    脚步声越来越重了。

    3,2,1。

    门开了,Lex转过头,对上Eduardo苍白的脸。

   “Surprise。”

   
 
     

麦当劳没有给我配勺子

乱伦是种怎样的感觉05

乱伦是种怎样的感觉Ⅳ

Hela  富二代

   我Daddy最爱说的一句话就是“你像你Papa一样美。”

   눈_눈那是因为我是你按照我Papa小时候的照片挨个挑出来的好吗。

    我叫Hela,我Papa叫Loki,没错就是那个很有名的Loki,我Daddy叫Thor,没错就是那个更有名的Thor,严格意义上来讲我不是天生的富二代,我还住在孤儿院的时候就认识我现在的Papa了,他是孤儿院的投资人。我保证我们孤儿院是全世界最好的,可能是因为Papa也是孤儿的原因所以他对我们加倍的疼爱。有时候我们一帮小孩子喜欢围在他身边听他讲故事,一般这个时候Thor就会向我们投来怨恨的眼神,我真的很不理解为什么你每天都独占Papa那么长时间却不愿我们和他呆一会(눈_눈)
  
    Papa特别喜欢我,他说是因为我们两个很像,Papa疼我疼到什么地步呢,举个栗子,我刚搬进Papa家的那天他怕我一个人不习惯非要陪着我睡,但是Daddy却因为这个快哭了,抱着Papa说滴迪你不能这样balabala
  
   其实我Daddy很烦的,我和Papa看书的时候Daddy就喜欢在旁边跟狗腿子一样的跑来跑去,给Papa捏脚倒咖啡什么的,一般Daddy在给Papa准备咖啡的时候Papa都会放下书看着Daddy的背影,仿佛在看一个英雄一样,眼底充满着光。但是Daddy一转身他又低下头继续看书了。

   切,装什么啊死傲娇。

   我是从Jane阿姨那里知道Papa和Daddy其实是兄弟关系,“他们爱彼此,所以就在一起啦!”Jane阿姨一边推着坐在秋千上的我,一边说到。

   没错啊,因为他们彼此相爱所以在一起了,如果是和相爱的人在一起什么困难也会克服的,就算是我Grandpa那样的困难也会克服的。我还记得Papa拉着Daddy的手义正言辞的对Grandpa说的那句话:
  
   “只要Thor不放手,我一辈子也不会放开他。”

   这样为爱而拼命的Papa才是我的好Papa!

   Daddy对Papa的爱简直不用我多说了,每天晚上隔壁的动静就是最好的证明,幸亏我们家够有钱附近只有我们这一户,不然邻居肯定每天晚上都找过来,不过Papa的声音还是很好听的,Daddy有时候很恶趣味地让Papa念书,然后我就听着Papa夹杂着“嗯……”和“Thor你混蛋……”的好听的声音伴着莎士比亚浪漫的台词睡着了。

   我最喜欢的人除了Papa之外就是Grandma了,她也很喜欢我,我最喜欢的时候就是Grandma带我去吃冰淇淋,Papa不让我吃嘛Ծ‸Ծ但是Grandma很好啊她是个特别温柔的人!而且他对Papa和Daddy的感情也是绝对支持的,因为她也觉得相爱的人在一起不容易,其实Grandpa也很喜欢我的,他就是比较嘴硬,其实他早就默许Papa和Daddy了,只不过是他和Papa心里都有一道结而已。

   啊……说了这么多感觉没有什么实质性地回答啊一直在秀我Papa和Daddy,嗯,只能这么说吧,我不知道乱伦是什么感觉,但是我知道爱人与被爱,就是Daddy和Papa。

  

乱伦是种怎样的感觉03

乱伦是种怎样的感觉Ⅲ

Jane Foster  传说中的女博士

    首先我没试过乱伦的感觉,但是我一定要回答这个问题,因为我的前男友,Thor Odinson爱他弟如生命。

    我和我前男友的故事是从我追他开始的,但是我要讲的不是我们俩的故事,是他和他弟弟的故事。

    我前男友(下文简称T)简直要把他的弟弟宠上天了,身为一家跨国公司的大总裁连洗他弟弟衣服都要自己来,自己的衣服都扔到洗衣店但是他弟弟的衣服就自己手洗,还说什么Loki皮肤嫩balabala洗衣店的人洗不好他穿着不舒服balabala,大哥你看看你弟弟有几件衣服是重复穿的??也就你给他洗的那几套他还能重复穿,不然在他Loki眼里穿过的衣服就和垃圾没什么区别。还有更可怕的,T在他弟弟的公司买了一间办公室改造成了厨房,就因为他不想让他弟弟吃外面的饭,但是他不知道自己做饭有多难吃以至于后来他弟弟只好自己学做饭才能不让他哥哥下厨房。

    不过这两个人在一起的时候让人感觉很舒服,他们就是普通情侣啊,和其它情侣没什么不同,只不过粘腻了一点而已,T这个人很有精力,我敢保证他弟弟的公司员工会十分感谢他们老板的哥哥的,因为他们老板上午从来不会上班,要在家“修养”(ಡωಡ)

    而且L(T的弟弟)也是个很好的人,和那些白莲花小妖精一点也不一样,做事果敢有主见,而且头脑十分清楚还是个学霸,我和L成为好朋友之前他一直看我不爽,但是我和他成为好朋友之后才发现他有多可爱,真的是很为朋友着想的一个人,T也很不错,我感觉他们两个就是天造地设的一对。
和他们两个在一起玩丝毫没有被冷淡的感觉,L是那种很冷很冷但是却在默默关心你的人,T是那种一直在关系心L的人,虽然他们俩一言不合就跑到某个隐秘的地方来一发,但是丝毫不影响他们两个是可爱的一对儿。

乱伦是种怎样的感觉02

【知乎体】乱伦是种怎样的感觉Ⅱ

Thor Odinson  跨国公司总裁

     我从第一眼看见我弟就爱上他了。
     这句话很多人都说过,很多地方都出现过,但是只有我能明白这种感觉。
     我第一次见我弟弟的时候他躺在婴儿床里睡觉,我知道他不是我的亲弟弟,是我爸爸抱回来的孩子,但是当时还是没有忍住自己的好奇心,透过婴儿床上的纱罩向里看去。他就睡在里面,他的睫毛长长的投下阴影,白白的皮肤就像珍珠表面,黑色的头发,红润的嘴唇,薄纱遮挡着他,仿佛为他铺上一层梦幻的柔光,鹅黄色的灯光打在他脸上让他显得如此安详,那时候的我还指着我弟弟对所有人说他就是白雪公主。他那个时候小小的,手臂和腿都肉肉的,我能一把把他抱起来,我躺在床上看着他爬来爬去,有时我什么也不干光看他也能看上一天。
    后来弟弟长大了,变得越来越漂亮了,身边的苍蝇也越来越多了,从他上幼儿园开始,即使我已经快要上初中了也要寸步不离地看着他,我的小天使弟弟不仅招女孩子喜欢,更招男孩子喜欢,尤其是幼儿园的一次活动,以为女老师让我弟弟穿上裙子演白雪公主的时候,我坐在台下一边痴痴地看着我弟弟,一边看那些我弟弟的同学因为长大后都要娶我弟弟而大打出手。
    我弟弟是一定看不上他们的,我弟弟谁都配不上,他是最好的。
    他上小学一年级的时候我六年级,我为了能每天都能和他一起上学想尽办法留了四年的级,第四年爸爸给我找了个家庭教师不再让我上学了。
     其实我弟弟不知道我根本就不笨,我只是希望他能开心,如果让他觉得他比我优秀能让他开心的话,我愿意装一辈子傻子。
      我上了初中之后弟弟开始不爱理我了,我也到了该上大学的年纪了,长大后的我渐渐知道了我的一厢情愿,尤其是当我终于发现我弟弟的目光从未停留在我身上的那一刻,我整个人仿佛被抽出了五脏六腑一样难受,我开始逃避现实,我和一帮狐朋狗友混在一起,我甚至带了一个女孩子回家想看看我弟弟的反应,结果他连看都没有看我。
     我弟弟上高中那年我出国了,我实在是没有办法忍受这种痛苦,那种明明和我弟弟只有一墙之隔却始终不能拥抱他的痛苦,我已经不奢求他的心里有我的位置了,我只希望他能在乎我一点,我希望我对他的好他能看见,我希望他不再拒绝我的好意,我希望他对我敞开心扉……
     也许是他长大了,开始厌烦我了吧。
     我坐在飞机上,看着一个小男孩拍着皮球走来走去,我弟弟小时候可比这个男孩可爱多了……
      后来我知道我们家出事了。
      那天晚上我打电话回家,向妈妈问我弟弟最近怎么样了,妈妈哽咽着告诉我弟弟全都知道了,自己搬着东西走了。那是我第一次懂得什么是晴天霹雳,我不停的再发抖,脑子里忍不住去想我弟弟现在的情况,外面那么冷,他那么伤心,我却不在他身旁……
     我连夜回国,才知道这件事发生已经一个星期了,我打电话去他的学校,校长告诉我他还在继续上学,我第二天一早就到了她们学校,我看见一直那么骄傲的弟弟如今却这么憔悴,恨不得把世界上所有的好东西都捧给他让他变得开心点。
    我本来以为他会拒绝和我再见面,但却没想到他不但不介意我抱他,而且还和我一起出去吃饭,那天晚上我像第一次约会的小姑娘一样不停地问他饭是否合口,不停的给他夹菜,但是他却只是默默地吃,没有说一句话,也许我弟弟好几天没有吃饭了,我闭上眼睛不敢去想。
    饭后我把他送到我为他租好的房子里,他就站在我面前还对我笑,我当时情不自禁地吻了他,我本来以为他会打我一巴掌,没想到他居然没有拒绝!巨大的欣喜涌上我的心头,仿佛心里的蝴蝶全部都飞出来了,我抱着他亲吻他身上的每处肌肤,那些我从小就梦寐以求的白色肌肤……
     然后我们就同居了,他很乖巧,我们在房事上也很合拍,我知道他第二天要上学,从不过多的索取。每天早上睡醒都能看见他睡在我怀里的样子是最幸福的事,早上的阳光打在他绝美的脸庞上仿佛为他镀了层金一样。
    如果非要说是什么感觉的话大概就是满足了吧,终于得到了自己梦寐以求的人,还有什么不满足的呢。

【知乎体】乱伦是种怎样的感觉

【知乎体】乱伦是种怎么样的感觉。

  Loki Laufeyson 一级搞事师

   问什么邀请我回答这个问题?我和我哥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乱伦。而且我从小开始就特别烦我哥,他真的是头脑简单四肢发达的典型代表,文化课没有一科及过格,运动会扔铅球还伤到过观众,平时跟个sb一样那个锤子晃来晃去,看着就特别碍眼。而且他还十分烦人,我看书的时候滴迪滴迪叫个不听,大哥你不学习不代表所有人都不学习的好吗?
    但是我哥还是挺疼我的,我喜欢吃什么他就学着做什么,他说外面的东西不卫生让我少吃,虽然他做的东西比翔还难吃我也没吃过几次,但是他一个糙汉会做饭就已经很不错了。我去外面玩的时候他总是要跟着他说怕我被人骗了,大哥你也不看看我是谁,那些骗子的技俩在我面前就像高等数学一样简单。虽然他这么做很蠢但是也说明他很关心我。我和我哥出去无论多沉的行李都是他拿,我长这么大从来没擦过一次地洗过一次碗,这首先要归功于我们家有钱请的起佣人,当然也和我哥一直宠着我有关系。我们俩同居之后我也没干过一次活,主要是因为我能挣钱请的起佣人,当然也和他宠着我有关系。
   我和我哥是什么时候在一起的……
   是在我知道我是被领养的之后的两个月。
   这没什么不好意思说的,我是被领养的,而且是因为我养父和我生父的商业斗争,说白了我就是个我养父攥在手里的把柄。我养父本来以为把我攥在手里我生父就不敢造作了,然而我生父那个混球又生了一个,所以根本就不在乎我是死是活,然后我养父一看我生父那个混蛋样就更混蛋的更不管我了,我高二的时候我养父把这件事告诉我了,我当时面无表情地收拾好东西跟我妈告了个别就走了,我妈想给我塞点钱但是我没要,她把我当亲儿子养了那么长时间已经为我付出很多了,我没必要要求人家继续为我付出。我哥当时在国外读书(体育学校)什么都不知道,我也懒得和他说。虽然现在经常会去看我妈但是跟我养父和生父都没什么交集。
    那天晚上我自己一个人站在大街上拿着一摞书和几件衣服不知道该何去何从,我找了个公园在躺椅上睡了一夜,第二天早上大概3点就被冻醒了,我那个时候异常怀念我哥的怀抱。
   那是我第一次没换衣服没洗头发就去上学,放学之后我把我几件Prada全买了换了几件t恤找了间出租屋,我当时只有一个想法,那就是我要活下去。
   大概一个星期之后我哥就找到学校来了,他抱着我在校长室哭的跟个sb一样,放学之后他说要带我吃饭我没拒绝,因为我已经4天没吃东西了。然后他又给我买了几件衣服但是我不想要,我说我和他已经不是兄弟了没有理由拿他的东西,他没说什么就开车带我去了他给我租的公寓里面,我当时想走他不让我走 拉拉扯扯地我们俩就亲上了,我本来以为他会赶紧躲开结果他干脆把我锁在怀里又亲了好久。
    然后我的初夜就被他粗暴地夺走了。
    事后他抱着我跟我表白,说的是什么我真的没有听清,因为我当时真的太累了,第二天我没有去上学他照顾了我一天。自从那一夜之后我们就从兄弟变成了情侣。
    我和他在一起并不是有别的目的,而是因为我真的爱他,从小我就追逐着他的身影,我曾经一度因为我内心的情感而躲避他,但是知道了我的身份之后我终于可以消除心中的芥蒂了,这也算是件好事吧。
   他一直供我念完了大学,也是我自己比较争气从大二开始就没怎么找他要过钱了,我开始自己做生意,半工半读,现在我也能不愁吃穿了。
   我对他和我之间的感情从来没有不自信过,哪怕曾经有过好几个女孩自称他的正牌女友在我面前出现我也不拿她们当回事,我知道能让我哥和家里决裂,不惜一切代价也要保护的人只有我一个。
   我们两个也不是没有吵过架,但是那都是我们之间的小情趣,这么惊天动地惊世骇俗的大风大浪我们都挺过来了,也没有什么能阻挡他对我的爱了。
   我们两个人的事我妈妈是知道的,也是支持的,我此生有幸能遇上一个这么好的妈妈,以及一个爱我入骨的哥哥。

地下情04

地下情04

  电话那头的Warren很快就接了电话,语气听起来很轻快。

   “是不是想我了啊~”

   “Warren……我有件事要和你说……”
   Kurt的语气让Warren有了一种很不好的预感,他紧张的握起手机,抿了抿嘴唇,等着Kurt接下来的话。

   “嗯……我觉得,这段时间我很累……我不想再这样继续下去了,我觉得,你还是过你的生活好……我们以后还可以做朋友……”

     ……

     Warren挂掉了电话,Kurt听着嘟声垂下了眼睛。

    我们还是这样比较好。

    我是配不上你的。

     天使和魔鬼是永远不可能在一起的。

    你就像天使一样耀眼,而我却什么都不是。你拥有很多,我拥有的却只有我母亲,我不能让她难过。

    理智最终战胜了情感,但是Kurt却一点也开心不起来。

    他不爱Warren,他只是不懂得拒绝。

     Warren也不爱他,他们两个从一开始都只是为了替自己找一个情感依托而已,没有谁是动了心的。

     Raven看见自己的儿子呆呆地坐在床上,握紧了手中的牛奶,然后默默的关上了门,留Kurt一个人静静的坐在屋子里。

    她比谁都知道放弃的感觉。

    
    Warren的生活仿佛脱轨一般恐怖。

    吸毒,醉驾,丑闻一件件地被记者拍到,每天八卦杂志的封面都是他和各种各样的女孩进出酒店,还有人拍到了Warren和十个鸡一起开房的照片……
  
    Besty坚持不和Warren离婚,继续在公众面前扮演着受害者的形象。许多人因为心疼Besty,但又欣赏她的坚强而进影院看她的电影,但是他们不知道其实Besty看起来憔悴的脸色是化妆画出来的。人们很快就淡忘了那个叫Kurt的男孩,甚至有的人还开始可怜起他来,认为他不过是个被大明星玩弄了的可怜男生。

     Acoplypse把一沓照片甩在喝成一摊烂泥的Warren的脸上,恨铁不成钢地看着这个曾经的“天之骄子”如今却落的连一部戏也接不到的境地,甚至是一些三流小成本电影也不愿意邀请Warren,他的名声是彻底烂到了谷底。

    Warren一边抱着酒瓶子一边念着Kurt的名字,Besty坐在一旁一脸嫌弃地看着他。

   Acoplypse彻底忍不了了,他不能让一个男孩毁了Warren,毁了这个他一手栽培的男孩,毁了这个未来会称霸娱乐圈的男孩。

     “找到那个叫KurtWgner的男孩,然后把他带过来。”

     Kurt的生活算是恢复了正轨,他可以正常的去上课了,和Warren的恋情也没有怎么影响到教授对他一向的好印象。

    然而树欲静而风不止,就在他以为一切都平息了,想要放任时间抹去他梦中的Warren的时候,几个人的出现彻底打破了这份平静。

    Kurt像往常一样上学,但是他在等公交的时候突然被几个人叫住,莫名其妙地拉上了一辆宾利,然后他看见了坐在车里的Acoplypse和Besty。Kurt尴尬地和Besty打了声招呼,Besty也礼貌的回复他。

    “我们要和你做个交易。”

    车子在某个废弃地工厂旁停了下来,天启将一张支票递给Kurt。

    “你帮我们哄住Warren,让他去做他该做的事情,这张支票你可以随意添数字。”

    Kurt知道Warren的事情,但是他以为Warren过的很好。直到他看到Besty他才有了一种不好的预感。

   “Warren他……他怎样了……”

   “他非常不好,你不知道现在媒体对他的评价有多差,他可能一辈子也翻不了身,到时候我们所有人都会被他拖累。”

    Kurt不知道该说什么,他低着头握紧手中的支票。

    “我以为他过的很好……”

     Besty听到Kurt的话嗤笑了一下,“我原先以为你是个善良的人,”Besty看着Kurt说到,“没想到原来你这么残忍,放任他沉寂在失去你的悲伤中无法自拔,你却不仅开始了新生活,还自私的认为他过的很好,KurtWgner,我真是低估了你。”

    Kurt咬紧了下唇,他真的不知道原来在Warren身上发生了这么多事,他也不知道Warren真的爱他爱到这个地步。

    “我可以帮你们,但是我不要钱,我只有一个要求,就是希望你们不要把我和Warren的关系告诉别人。”
     Kurt看着Besty的脸,然后做出了这辈子最重要的决定。

下章就是Kurt小天使花样哄老公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