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色是最温暖的颜色

all冬

【莱花小段子】26个字母(下)

26个字母(下)

Occupy(占据)

    Eduardo各式各样的Prada西装占据了Lex的衣柜,但是Lex的小个子却占据了Eduardo的心

Pause(停顿)

    Lex在他的婚礼上看见身穿白色礼服手里拿着一朵香槟玫瑰的Eduardo款款向他走来,那一瞬间,他的心脏停了那么一小下。
   不,一大下。
   不,好大一下。

Qualified(有资格的)

    在一个商业酒会上Mark和Eduardo又遇见了,那时Eduardo正端着酒杯在阳台上欣赏风景。
    “Wardo,好久不见。”
    Mark吓得Eduardo手一抖,红酒就撒在了他的袖口,Mark刚想借“帮你处理一下”的理由攥住Eduardo的手Lex就抢先了一步,用他绣着Luther家徽的手帕盖住了那块污渍。然后他回过头,用Eduardo从未见过的凶恶眼神盯着Mark。
    “Dudu is my wife ,you are not qualified.”

Retire(退休)

    Eduardo某一天突然心血来潮,对躺在他腿上的Lex描述起了他们的老年生活:
    “等我退休之后你可以让Mike①接替Lexcrop,然后我们去普罗旺斯承包一块地盖一个小房子,每天早上在阳光的照耀和你的怀抱中醒来,每天晚上在群星的环绕和你的怀抱中入睡,你种菜我吃,等到我们都老的走不动了就每天窝在躺椅里面看电视,我就躺在你的怀里给你织毛衣,冬天的时候我们两个一人捧着一杯热茶看着咱们的孙子孙女在地毯上爬来爬去……”
     Lex就这么静静地听着Eduardo神采奕奕描摹着他们未来的生活,然后他看着眼睛里闪着光的Eduardo,嘴角慢慢地上扬。
   

Strength(力量)

    Lex腰部的力量不可小觑。

Treasure(珍宝)

    有时候Lex看着Eduardo给孩子喂奶时就会想:
    他真是这世间的珍宝。

Update(更新)

     Eduardo更新了他的Facebook个人资料:
     已婚,Lexcrop总裁夫人
    
Vital(维持生命所必须的)

     在Lex的字典里,vital=Eduardo
    
World(世界)

     Eduardo还记得Lex向他求婚时所说的话。
     那是一个夜晚,他们在海滩上散步,然后天边突然绽放了绚烂的烟花,烟火最后组成了“Eduardo marry me”的字样,Lex单膝跪地,拉着他的手。
    “我会给你整个世界。”
     Eduardo笑了,然后慢慢的弯下腰低下头吻了他未来的丈夫。
     “你已经给了,你就是我的整个世界。”

Xanadu(世外桃源)

    Eduardo曾经问过Mark愿不愿意和他到一个只有他们两个人的世外桃源生活一辈子,而Mark当时在编程没有听到Eduardo的话。
   Eduardo也问过Lex同样的问题,在他们没有结婚之前,Eduardo靠在Lex的肩头问他愿不愿意和自己逃到一个什么都没有的地方,Lex只是转过身压倒Eduardo给了他一个吻。
   “你觉得呢?”
    我当然愿意。

Youth(青年时代)

   Eduardo和Lex曾经见过面的,不然Lex也不可能在加州的那个雨夜一眼就认出Eduardo。
   Eduardo那时候躺在Lex家花园的草坪上晒太阳,而Lex站在离Eduardo不远的落地窗后看着他。

Zero(零)

    一切都是假的。
    Lex根本就没有出现,Eduardo在那个雨夜自己在滂沱大雨中行走,带着一颗近乎破碎的心,后来的一切都有条不紊的发生:Eduardo的股份被稀释和接踵而至地官司,最后Eduardo躲到了新加坡治愈他受伤的心。
   根本就没有那个叫LexLuther的人出现过。
   一切归零。

   

   

红磨坊AU(一)

红磨坊(一)

  红磨坊的珍宝Eduardo和穷小子Mark以及公爵Lex之间的爱恨情仇

   Mark自述

   他们说红磨坊的女支女都是没有感情的,但是Eduardo是不一样的。

    我对他是一见钟情,这听起来很老套,但是当他套着黑丝袜的大长腿出现在我眼前时,我的上帝啊,我真的想抱着这条骨肉亭匀的修长大腿亲上一辈子,然后我看见了他宛若蜜桃一样被钻石和珠宝包裹的臀部时,我的呼吸停滞了。他低下头,那双大眼睛,我的上帝啊,这世界上最美好的宝石比起他的眼睛都逊色了,还有他红红的嘴唇,简直就像浸了草莓汁一样,我仿佛见到了伦勃朗画里那位贝壳里诞生的维纳斯就在我面前。

    我的意识太过混乱以至于我都忘了我是怎么出现在他的房间里的,哦,他的房间,充满着玫瑰的香气,他只穿了一件黑色透视的蕾丝睡衣,问我要不要来杯香槟,哦,香槟,香槟是最好的,我需要一杯香槟。他看到我的样子捂着嘴笑了一下,我的上帝他笑起来怎么能这么美啊,眼睛弯弯地就像月牙一样,还闪着光,没错,就像月光下波光粼粼的流动的小溪,我真痛恨我没有那些诗人的才华好让我切实地描摹出他的美。他把手搭在我肩上,就在我以为我和他要发生些什么的时候,门却突然开了,我着急忙慌地钻进了他的睡衣里,鼻子就贴着他的大腿根,我的天呐,那简直是世界上最美好的享受,然后我透过他的大腿看见了一个金发男人朝他走过来,那个人居然还叫他Dudu小宝贝?!

   他转过身,我赶紧从他的睡裙里溜到桌子底下,我站起身正好背对着那个金发男人让他看不见我,然后Eduardo就抱住他,他的头搭在他的肩上,然后他用口型告诉我快点走,我像是疯了一样地伸过头吻了他,没错,我吻了他!我吻了Eduardo!我吻了全世界最美好的人!

   然后我在他震惊的眼神中离开了,Mark,好样的,你是这世界上最棒的小伙子!

   我在深夜辗转难眠,我偷偷的起身,跨过我周围熟睡的几个酒鬼,跨国打字机,蹦下楼梯,跑到红磨坊,爬上屋顶,然后我看见坐在阳台上的Eduardo,他就穿着一件白色睡袍,就跟天使一样的白,他在月光的照耀下仿佛闪着光,我凑近了一点点,却惊醒了他。

   “哦,是你,可爱的卷毛。”

    天呐,他的声音简直就像蜂蜜加了好多好多的奶油。

   “怎么了?”

     我,我是来干什么的?对,我是来表白的,Mark,不要怂,你是这世界上最棒的小伙子!你可是吻过全世界最美的人的!

   “虽然这么说可能有点唐突,但是我可能爱上你了,很爱很爱,我一见到你我的心就在狂跳,我的脸就在燃烧,我的大脑就开始失去理智,我……我的天呐,可能你觉得我是个傻子,我也知道我配不上你,你这么好,就像天上的星星一样,不,天上的星星都没有你耀眼……”

   我的大脑一片混乱,那一瞬间好多东西滑过我的眼前,有太阳有月亮,也有牛排和意面披萨,甚至还有我奶奶的脸,蜜桃茶和烟花……直到Eduardo的笑把我拉回了现实。

   “你可能觉得我很好笑,不,我不是个疯子,我也不是个傻子,我说的都是真的,我在见到你的那一瞬间脑子就开始发热,我感觉我的大脑小脑全都……”

   “不,我不觉得你傻,其实你很可爱,以前从没有人和我说过这些话,你也知道的,红磨坊,爱是不存在的,说句实话,我今天看到你的时候也觉得,嗯,你很可爱……”

    ?!
     他说我可爱?!
     他明明才是这世界上最可爱的人!!

    “但是……谢谢你的爱,我并不需要爱。”

    他笑了。
    但是我的心好疼,就像是那种心被一把钝刀子慢慢割开的那种酸疼,割开之后还来回拨弄想让我不得痛快。

    “你怎么会不需要爱呢……爱是这世界上最美好的东西,爱让我们无所不能,爱能让一个懦夫变成最美好的勇士,爱塑造了这个世界,爱塑造了我们!”

    Eduardo好像被我震惊了,他慢慢靠近我,然后挽住我的脖子,当时我们的距离只有一根手指,天呐,一根手指!

   “我只是一个用钻石就能买来的红磨坊女表子,我并不需要爱。今天你看到的那个人,Lex,他是个公爵,他能给我最华贵的珠宝,有了那些,你觉得我还需要爱吗?”

    我的心已经要碎了,我只能用我的嘴来堵住他,好让他不再说出这样的话,我不许他这么说自己,他是这世界上最美的珍宝,他才没有他说的那么廉价,他值得最好的!

    “你的吻技可真差劲。”

     我放开他,他却笑着贴了上来。

     “傻小子,我教你。”

      我的大脑在那一瞬间仿佛被海啸淹没了一般。

     一片空白。


——————

我保证坑就开这些了!从明天开始我一定努力那之前的两个坑填上!

【莱花小段子】26个字母

【莱花小段子】26个字母(上)

Assume(假设)

    Eduardo在加州下着雨的那一晚遇见了Lex,Mark从那之后只是Eduardo生命里的一个过客。

Burglar(窃贼)

    Lex是个贼,他偷走了Eduardo的心。

Compulsory(有责任的)

    Eduardo怀孕了,他把带着两道杠的验孕棒扔到Lex身上。
   “Dudu,我会对你负责任的。”
   “我不是这个意思……”
   “你放心,我会照顾好你的。”
   “我不是……”
   “我会做个好爸爸。”
   “Lex Luther!你TMD给我拔出去!怀孕的人不能进行剧烈活动!”

Dominate(支配)

    Eduardo怀孕之前Lex无论是在床上还是床下都能支配Eduardo,但是Eduardo怀孕之后,Lex再也不是一个王者了,他连床都上不去了。

Expolre(探索)

    Lex刚和Eduardo在一起时乐于探索他的Dudu身上任意一个敏感点。

Favorite(最喜欢的)
  
    Lex最喜欢Eduardo像qq糖一样的脚趾,每次都恨不得把它们吃下去。
    Eduardo最喜欢Lex的那根能喂饱他的棒棒糖。
    这就是他们都喜欢69式的原因。

Glory(荣耀)

    Lex为Eduardo套上了有着Luther家徽的戒指。
    “你知道吗Dudu,娶到你这件事能让我自夸一辈子。”

Husband(丈夫)

   Facebook和Lexcrop合作过一次。合同谈拢的时候已经是深夜了,Mark双手插兜地离开了Facebook大楼,在楼下,他看见了Eduardo。
  “Wardo,are you waitting for me?”
  “No,I am waitting for my husband LexLuther”

Identity(身份)

   Eduardo曾经有过很多身份:哈佛大学高材生,Facebook的CFO,金牌投资人……
   Eduardo现在只有一个身份:LexLuther的合法终生伴侣。

Joy(喜悦)
 
   Lex曾经以为他最开心的一瞬间是听到Eduardo怀孕的消息那一刻。
  但其实最让他喜悦的那一刻是知道Eduardo怀了二胎的那一刻。

Kick(踢)

   “Lex,我好像感觉到宝宝在踢我。”
   “不,Dudu,是我在顶你。”

Length(长度)

    Eduardo没想到Lex那么瘦的小身板,那个部位居然会那么长。

Master(主人)

    Lex的恶趣味是让Eduardo在床上叫他Master。

Neat(整洁的)
  
    Eduardo每天都会穿戴的十分整齐,但是每晚Lex都会把他弄乱,从里到外。

【ME/莱蛛】可能会引起你的不适

  荆棘与果实

一句话简介:当年Eduardo在Mark和Lex之间选择了前者,后来Lex诱女干了他们的儿子Peter

       Eduardo用勺子将牛油果肉挖出来扔到碗里,Mark在他旁边默默地切着彩椒。两个人默契地配合着,Mark时不时的偷瞄他专注的爱人,然后露出一个不易察觉的笑容。

      真碍眼。

      Lex转过头去不愿意看他们一副伉俪情深的样子。年轻的时候他不可一世,以为Eduardo巴不得嫁给他,一位身家比Mark那个骑自行车的宅男不知道高到哪里去的贵公子。结果Eduardo却选择了Mark和他的破自行车,最恶心的是Eduardo为了这个宅男和家里决裂。他本来以为Eduardo会在过几天贫穷生活后后悔不已,然后来请求自己的原谅,结果Eduardo却和Mark一起书写了Facebook这个传奇。就连Lex这么骄傲的人,也不的不承认Mark是个天才。

      Lex在Eduardo怀孕的时候来看了他一次,他被Mark照顾的很周到,Eduardo整个人都胖了一圈,笑容时刻都挂在他脸上,那是Lex很久没看到过的属于Eduardo的笑容,却全部奢侈地给了Mark。

     Lex坐在床边,看着Mark用敲击键盘的手为他的妻子按摩,将水果切好喂给Eduardo吃,甚至会讲些笑话来让他开心,即使Mark不擅长这个,他那张万年不变的宅男冰山脸讲笑话时异常的滑稽,逗的Eduardo咯咯直笑。

    Lex被Eduardo和他的丈夫被当成空气一样晾在一边,他默默地离开时Mark正轻轻拍着Eduardo的后背哄他睡觉。

     后来Lex在Eduardo的怀里见到了小Peter,大大的眼睛和Edu小时候一模一样,Lex想起了小时候他让Eduardo在他身上爬来爬去时那双蜜糖色的,泛着笑意的大眼睛。

    Lex笑了。

    既然得不到你,得到你的儿子也不错。

    “你和Mark的工作都很忙,不如把Peter交给我,我会给他最好的家庭教育,就像我们小时候那样。”

   Lex的话让Eduardo犹豫了,他想让Peter接受最好的教育,这个只有Lex能给,但是他不想缺席Peter的童年。然而Mark深夜时边给Peter冲奶粉边看着电脑的样子让Eduardo动摇了,最终答应了Lex。

    Lex几乎是把所有的注意力都放在了Peter身上,这个刚满五个月大的婴儿在Lex的办公桌上爬来爬去,Lex有时会把他的手指伸进Peter还没有长牙的小嘴里。Peter3岁的时候对Lex十分依赖,只要Lex不在他身旁他就会大哭大闹,Lex就算坐的很远小家伙也会半走半爬的凑到Lex身边,然后窝在Lex的怀里。

    Lex很满意Peter对自己的依赖,他记得Eduardo小时候也是这么赖着他,黏在他身边的。Eduardo和Mark甚至有了一种Lex才是Peter亲人,而他们只是个陌生人的感觉,Eduardo赶紧想把Peter带回自己身边,但Peter却不肯离开Lex半步,但是Mark却不顾Peter的哭闹和Eduardo心疼的样子把Peter接回了家里。后来Lex回来经常来看Peter,Eduardo以为Lex与Peter这个孩子相处出了感情也没有阻拦,Mark觉得事情不对但是耐不住妻子对他撒娇也就放下了戒备。
     
      而现在Lex正坐在Eduardo家的沙发上等着他的小Peter放学,而Eduardo和Mark在厨房准备着晚餐。

    “Lex!”
     一个和Eduardo几乎一模一样的男孩刚进门,还没来的及脱鞋,就扔掉书包跑到Lex旁边,抱着他的手臂像只猫一样蹭来蹭去。

    “Peter,去把鞋脱了。”Mark一边打着手中的鸡蛋一边对Peter说到。Peter怒了努嘴,然后走到玄关换了双脱鞋,继续腻在Lex的旁边和他说着今天发生的事。

     晚餐的时候Peter不停的说着今天在学校发生的有趣的事,然后Eduardo有时就放下叉子笑着和他的孩子搭话。Lex坐在Peter旁边笑着看着他的男孩,而Mark也一如既往地给Eduardo贴心的夹菜。桌上一片温暖的气氛,没人看见桌布下Peter用他纤瘦的小腿磨蹭着旁边男人的腿。

    晚餐过后Peter非要Lex看他最近写的作文,就拉着Lex上楼了。Mark刷着盘子,而Eduardo坐在吧台上吃水果。

    “你不觉得Peter和Lex走的太近了吗,我是说,他太依赖Lex了,搞的Lex比我都像他的爸爸。”

    Eduardo看着他丈夫有些酸酸的表情笑了笑,“我们家和Lex家本来也是世交,当初我和你在一起之后总觉得和Lex交往会尴尬,但是小Peter的出现仿佛就像是天意一样化解了我们三个以前的各种恩怨,这样不是挺好的吗。”

    Mark没有说话,继续刷着盘子。

    Peter一把Lex拉进房间就猴急地把Lex推到床上,甚至都没有锁门。他刚要解开Lex的衬衫,后者就一翻身把他压在身下,正当Peter闭上眼睛想要和Lex接吻的时候,Lex却起来了。

    Peter感觉自己很委屈,他想要Lex,但是Lex每次都拒绝了他。

    “每次都是这样,Lex,我不够好吗,你看看我,你转过来,”Peter脱掉了他的衬衫和短裤,露出了白皙的身体,“你看看我,我给你艹,我做你一个人的女表子,我给你生个孩子好吗……”Peter已经快要哭了。

    “把衣服穿上Peter,我说过了,第一次是很珍贵的,要留到你成年的那天。”Lex没有回头,但是他知道Peter在做什么,他笑了,为他自己塑造出的杰作,一个专属于他的女表子。

     “我用嘴好吗Lex,求求你了,我要你,我要你的米青氵夜……”Peter跪在Lex身后抱住他的腰。

    Lex听到了脚步声,无论是Dudu或者是Mark看到现在的场景都会气晕过去吧,转过身,让Peter拉开了他的裤链,含住了那里。

    脚步声越来越重了。

    3,2,1。

    门开了,Lex转过头,对上Eduardo苍白的脸。

   “Surprise。”

   
 
     

【ME/莱蛛】丧病版贤者之爱

  荆棘与果实

一句话简介:当年Eduardo在Mark和Lex之间选择了前者,后来Lex诱女干了他们的儿子Peter

       Eduardo用勺子将牛油果肉挖出来扔到碗里,Mark在他旁边默默地切着彩椒。两个人默契地配合着,Mark时不时的偷瞄他专注的爱人,然后露出一个不易察觉的笑容。

      真碍眼。

      Lex转过头去不愿意看他们一副伉俪情深的样子。年轻的时候他不可一世,以为Eduardo巴不得嫁给他,一位身家比Mark那个骑自行车的宅男不知道高到哪里去的贵公子。结果Eduardo却选择了Mark和他的破自行车,最恶心的是Eduardo为了这个宅男和家里决裂。他本来以为Eduardo会在过几天贫穷生活后后悔不已,然后来请求自己的原谅,结果Eduardo却和Mark一起书写了Facebook这个传奇。就连Lex这么骄傲的人,也不的不承认Mark是个天才。

      Lex在Eduardo怀孕的时候来看了他一次,他被Mark照顾的很周到,Eduardo整个人都胖了一圈,笑容时刻都挂在他脸上,那是Lex很久没看到过的属于Eduardo的笑容,却全部奢侈地给了Mark。

     Lex坐在床边,看着Mark用敲击键盘的手为他的妻子按摩,将水果切好喂给Eduardo吃,甚至会讲些笑话来让他开心,即使Mark不擅长这个,他那张万年不变的宅男冰山脸讲笑话时异常的滑稽,逗的Eduardo咯咯直笑。

    Lex被Eduardo和他的丈夫被当成空气一样晾在一边,他默默地离开时Mark正轻轻拍着Eduardo的后背哄他睡觉。

     后来Lex在Eduardo的怀里见到了小Peter,大大的眼睛和Edu小时候一模一样,Lex想起了小时候他让Eduardo在他身上爬来爬去时那双蜜糖色的,泛着笑意的大眼睛。

    Lex笑了。

    既然得不到你,得到你的儿子也不错。

    “你和Mark的工作都很忙,不如把Peter交给我,我会给他最好的家庭教育,就像我们小时候那样。”

   Lex的话让Eduardo犹豫了,他想让Peter接受最好的教育,这个只有Lex能给,但是他不想缺席Peter的童年。然而Mark深夜时边给Peter冲奶粉边看着电脑的样子让Eduardo动摇了,最终答应了Lex。

    Lex几乎是把所有的注意力都放在了Peter身上,这个刚满五个月大的婴儿在Lex的办公桌上爬来爬去,Lex有时会把他的手指伸进Peter还没有长牙的小嘴里。Peter3岁的时候对Lex十分依赖,只要Lex不在他身旁他就会大哭大闹,Lex就算坐的很远小家伙也会半走半爬的凑到Lex身边,然后窝在Lex的怀里。

    Lex很满意Peter对自己的依赖,他记得Eduardo小时候也是这么赖着他,黏在他身边的。Eduardo和Mark甚至有了一种Lex才是Peter亲人,而他们只是个陌生人的感觉,Eduardo赶紧想把Peter带回自己身边,但Peter却不肯离开Lex半步,但是Mark却不顾Peter的哭闹和Eduardo心疼的样子把Peter接回了家里。后来Lex回来经常来看Peter,Eduardo以为Lex与Peter这个孩子相处出了感情也没有阻拦,Mark觉得事情不对但是耐不住妻子对他撒娇也就放下了戒备。
     
      而现在Lex正坐在Eduardo家的沙发上等着他的小Peter放学,而Eduardo和Mark在厨房准备着晚餐。

    “Lex!”
     一个和Eduardo几乎一模一样的男孩刚进门,还没来的及脱鞋,就扔掉书包跑到Lex旁边,抱着他的手臂像只猫一样蹭来蹭去。

    “Peter,去把鞋脱了。”Mark一边打着手中的鸡蛋一边对Peter说到。Peter怒了努嘴,然后走到玄关换了双脱鞋,继续腻在Lex的旁边和他说着今天发生的事。

     晚餐的时候Peter不停的说着今天在学校发生的有趣的事,然后Eduardo有时就放下叉子笑着和他的孩子搭话。Lex坐在Peter旁边笑着看着他的男孩,而Mark也一如既往地给Eduardo贴心的夹菜。桌上一片温暖的气氛,没人看见桌布下Peter用他纤瘦的小腿磨蹭着旁边男人的腿。

    晚餐过后Peter非要Lex看他最近写的作文,就拉着Lex上楼了。Mark刷着盘子,而Eduardo坐在吧台上吃水果。

    “你不觉得Peter和Lex走的太近了吗,我是说,他太依赖Lex了,搞的Lex比我都像他的爸爸。”

    Eduardo看着他丈夫有些酸酸的表情笑了笑,“我们家和Lex家本来也是世交,当初我和你在一起之后总觉得和Lex交往会尴尬,但是小Peter的出现仿佛就像是天意一样化解了我们三个以前的各种恩怨,这样不是挺好的吗。”

    Mark没有说话,继续刷着盘子。

    Peter一把Lex拉进房间就猴急地把Lex推到床上,甚至都没有锁门。他刚要解开Lex的衬衫,后者就一翻身把他压在身下,正当Peter闭上眼睛想要和Lex接吻的时候,Lex却起来了。

    Peter感觉自己很委屈,他想要Lex,但是Lex每次都拒绝了他。

    “每次都是这样,Lex,我不够好吗,你看看我,你转过来,”Peter脱掉了他的衬衫和短裤,露出了白皙的身体,“你看看我,我给你艹,我做你一个人的女表子,我给你生个孩子好吗……”Peter已经快要哭了。

    “把衣服穿上Peter,我说过了,第一次是很珍贵的,要留到你成年的那天。”Lex没有回头,但是他知道Peter在做什么,他笑了,为他自己塑造出的杰作,一个专属于他的女表子。

     “我用嘴好吗Lex,求求你了,我要你,我要你的米青氵夜……”Peter跪在Lex身后抱住他的腰。

    Lex听到了脚步声,无论是Dudu或者是Mark看到现在的场景都会气晕过去吧,转过身,让Peter拉开了他的裤链,含住了那里。

    脚步声越来越重了。

    3,2,1。

    门开了,Lex转过头,对上Eduardo苍白的脸。

   “Surprise。”

   
 
     

【ME/莱蛛】可能会引起你的不适

  荆棘与果实

一句话简介:当年Eduardo在Mark和Lex之间选择了前者,后来Lex诱女干了他们的儿子Peter

       Eduardo用勺子将牛油果肉挖出来扔到碗里,Mark在他旁边默默地切着彩椒。两个人默契地配合着,Mark时不时的偷瞄他专注的爱人,然后露出一个不易察觉的笑容。

      真碍眼。

      Lex转过头去不愿意看他们一副伉俪情深的样子。年轻的时候他不可一世,以为Eduardo巴不得嫁给他,一位身家比Mark那个骑自行车的宅男不知道高到哪里去的贵公子。结果Eduardo却选择了Mark和他的破自行车,最恶心的是Eduardo为了这个宅男和家里决裂。他本来以为Eduardo会在过几天贫穷生活后后悔不已,然后来请求自己的原谅,结果Eduardo却和Mark一起书写了Facebook这个传奇。就连Lex这么骄傲的人,也不的不承认Mark是个天才。

      Lex在Eduardo怀孕的时候来看了他一次,他被Mark照顾的很周到,Eduardo整个人都胖了一圈,笑容时刻都挂在他脸上,那是Lex很久没看到过的属于Eduardo的笑容,却全部奢侈地给了Mark。

     Lex坐在床边,看着Mark用敲击键盘的手为他的妻子按摩,将水果切好喂给Eduardo吃,甚至会讲些笑话来让他开心,即使Mark不擅长这个,他那张万年不变的宅男冰山脸讲笑话时异常的滑稽,逗的Eduardo咯咯直笑。

    Lex被Eduardo和他的丈夫被当成空气一样晾在一边,他默默地离开时Mark正轻轻拍着Eduardo的后背哄他睡觉。

     后来Lex在Eduardo的怀里见到了小Peter,大大的眼睛和Edu小时候一模一样,Lex想起了小时候他让Eduardo在他身上爬来爬去时那双蜜糖色的,泛着笑意的大眼睛。

    Lex笑了。

    既然得不到你,得到你的儿子也不错。

    “你和Mark的工作都很忙,不如把Peter交给我,我会给他最好的家庭教育,就像我们小时候那样。”

   Lex的话让Eduardo犹豫了,他想让Peter接受最好的教育,这个只有Lex能给,但是他不想缺席Peter的童年。然而Mark深夜时边给Peter冲奶粉边看着电脑的样子让Eduardo动摇了,最终答应了Lex。

    Lex几乎是把所有的注意力都放在了Peter身上,这个刚满五个月大的婴儿在Lex的办公桌上爬来爬去,Lex有时会把他的手指伸进Peter还没有长牙的小嘴里。Peter3岁的时候对Lex十分依赖,只要Lex不在他身旁他就会大哭大闹,Lex就算坐的很远小家伙也会半走半爬的凑到Lex身边,然后窝在Lex的怀里。

    Lex很满意Peter对自己的依赖,他记得Eduardo小时候也是这么赖着他,黏在他身边的。Eduardo和Mark甚至有了一种Lex才是Peter亲人,而他们只是个陌生人的感觉,Eduardo赶紧想把Peter带回自己身边,但Peter却不肯离开Lex半步,但是Mark却不顾Peter的哭闹和Eduardo心疼的样子把Peter接回了家里。后来Lex回来经常来看Peter,Eduardo以为Lex与Peter这个孩子相处出了感情也没有阻拦,Mark觉得事情不对但是耐不住妻子对他撒娇也就放下了戒备。
     
      而现在Lex正坐在Eduardo家的沙发上等着他的小Peter放学,而Eduardo和Mark在厨房准备着晚餐。

    “Lex!”
     一个和Eduardo几乎一模一样的男孩刚进门,还没来的及脱鞋,就扔掉书包跑到Lex旁边,抱着他的手臂像只猫一样蹭来蹭去。

    “Peter,去把鞋脱了。”Mark一边打着手中的鸡蛋一边对Peter说到。Peter怒了努嘴,然后走到玄关换了双脱鞋,继续腻在Lex的旁边和他说着今天发生的事。

     晚餐的时候Peter不停的说着今天在学校发生的有趣的事,然后Eduardo有时就放下叉子笑着和他的孩子搭话。Lex坐在Peter旁边笑着看着他的男孩,而Mark也一如既往地给Eduardo贴心的夹菜。桌上一片温暖的气氛,没人看见桌布下Peter用他纤瘦的小腿磨蹭着旁边男人的腿。

    晚餐过后Peter非要Lex看他最近写的作文,就拉着Lex上楼了。Mark刷着盘子,而Eduardo坐在吧台上吃水果。

    “你不觉得Peter和Lex走的太近了吗,我是说,他太依赖Lex了,搞的Lex比我都像他的爸爸。”

    Eduardo看着他丈夫有些酸酸的表情笑了笑,“我们家和Lex家本来也是世交,当初我和你在一起之后总觉得和Lex交往会尴尬,但是小Peter的出现仿佛就像是天意一样化解了我们三个以前的各种恩怨,这样不是挺好的吗。”

    Mark没有说话,继续刷着盘子。

    Peter一把Lex拉进房间就猴急地把Lex推到床上,甚至都没有锁门。他刚要解开Lex的衬衫,后者就一翻身把他压在身下,正当Peter闭上眼睛想要和Lex接吻的时候,Lex却起来了。

    Peter感觉自己很委屈,他想要Lex,但是Lex每次都拒绝了他。

    “每次都是这样,Lex,我不够好吗,你看看我,你转过来,”Peter脱掉了他的衬衫和短裤,露出了白皙的身体,“你看看我,我给你艹,我做你一个人的女表子,我给你生个孩子好吗……”Peter已经快要哭了。

    “把衣服穿上Peter,我说过了,第一次是很珍贵的,要留到你成年的那天。”Lex没有回头,但是他知道Peter在做什么,他笑了,为他自己塑造出的杰作,一个专属于他的女表子。

     “我用嘴好吗Lex,求求你了,我要你,我要你的米青氵夜……”Peter跪在Lex身后抱住他的腰。

    Lex听到了脚步声,无论是Dudu或者是Mark看到现在的场景都会气晕过去吧,转过身,让Peter拉开了他的裤链,含住了那里。

    脚步声越来越重了。

    3,2,1。

    门开了,Lex转过头,对上Eduardo苍白的脸。

   “Surprise。”

   
 
     

【ME/莱蛛】贤者之爱

  荆棘与果实

一句话简介:当年Eduardo在Mark和Lex之间选择了前者,后来Lex诱女干了他们的儿子Peter

       Eduardo用勺子将牛油果肉挖出来扔到碗里,Mark在他旁边默默地切着彩椒。两个人默契地配合着,Mark时不时的偷瞄他专注的爱人,然后露出一个不易察觉的笑容。

      真碍眼。

      Lex转过头去不愿意看他们一副伉俪情深的样子。年轻的时候他不可一世,以为Eduardo巴不得嫁给他,一位身家比Mark那个骑自行车的宅男不知道高到哪里去的贵公子。结果Eduardo却选择了Mark和他的破自行车,最恶心的是Eduardo为了这个宅男和家里决裂。他本来以为Eduardo会在过几天贫穷生活后后悔不已,然后来请求自己的原谅,结果Eduardo却和Mark一起书写了Facebook这个传奇。就连Lex这么骄傲的人,也不的不承认Mark是个天才。

      Lex在Eduardo怀孕的时候来看了他一次,他被Mark照顾的很周到,Eduardo整个人都胖了一圈,笑容时刻都挂在他脸上,那是Lex很久没看到过的属于Eduardo的笑容,却全部奢侈地给了Mark。

     Lex坐在床边,看着Mark用敲击键盘的手为他的妻子按摩,将水果切好喂给Eduardo吃,甚至会讲些笑话来让他开心,即使Mark不擅长这个,他那张万年不变的宅男冰山脸讲笑话时异常的滑稽,逗的Eduardo咯咯直笑。

    Lex被Eduardo和他的丈夫被当成空气一样晾在一边,他默默地离开时Mark正轻轻拍着Eduardo的后背哄他睡觉。

     后来Lex在Eduardo的怀里见到了小Peter,大大的眼睛和Edu小时候一模一样,Lex想起了小时候他让Eduardo在他身上爬来爬去时那双蜜糖色的,泛着笑意的大眼睛。

    Lex笑了。

    既然得不到你,得到你的儿子也不错。

    “你和Mark的工作都很忙,不如把Peter交给我,我会给他最好的家庭教育,就像我们小时候那样。”

   Lex的话让Eduardo犹豫了,他想让Peter接受最好的教育,这个只有Lex能给,但是他不想缺席Peter的童年。然而Mark深夜时边给Peter冲奶粉边看着电脑的样子让Eduardo动摇了,最终答应了Lex。

    Lex几乎是把所有的注意力都放在了Peter身上,这个刚满五个月大的婴儿在Lex的办公桌上爬来爬去,Lex有时会把他的手指伸进Peter还没有长牙的小嘴里。Peter3岁的时候对Lex十分依赖,只要Lex不在他身旁他就会大哭大闹,Lex就算坐的很远小家伙也会半走半爬的凑到Lex身边,然后窝在Lex的怀里。

    Lex很满意Peter对自己的依赖,他记得Eduardo小时候也是这么赖着他,黏在他身边的。Eduardo和Mark甚至有了一种Lex才是Peter亲人,而他们只是个陌生人的感觉,Eduardo赶紧想把Peter带回自己身边,但Peter却不肯离开Lex半步,但是Mark却不顾Peter的哭闹和Eduardo心疼的样子把Peter接回了家里。后来Lex回来经常来看Peter,Eduardo以为Lex与Peter这个孩子相处出了感情也没有阻拦,Mark觉得事情不对但是耐不住妻子对他撒娇也就放下了戒备。
     
      而现在Lex正坐在Eduardo家的沙发上等着他的小Peter放学,而Eduardo和Mark在厨房准备着晚餐。

    “Lex!”
     一个和Eduardo几乎一模一样的男孩刚进门,还没来的及脱鞋,就扔掉书包跑到Lex旁边,抱着他的手臂像只猫一样蹭来蹭去。

    “Peter,去把鞋脱了。”Mark一边打着手中的鸡蛋一边对Peter说到。Peter怒了努嘴,然后走到玄关换了双脱鞋,继续腻在Lex的旁边和他说着今天发生的事。

     晚餐的时候Peter不停的说着今天在学校发生的有趣的事,然后Eduardo有时就放下叉子笑着和他的孩子搭话。Lex坐在Peter旁边笑着看着他的男孩,而Mark也一如既往地给Eduardo贴心的夹菜。桌上一片温暖的气氛,没人看见桌布下Peter用他纤瘦的小腿磨蹭着旁边男人的腿。

    晚餐过后Peter非要Lex看他最近写的作文,就拉着Lex上楼了。Mark刷着盘子,而Eduardo坐在吧台上吃水果。

    “你不觉得Peter和Lex走的太近了吗,我是说,他太依赖Lex了,搞的Lex比我都像他的爸爸。”

    Eduardo看着他丈夫有些酸酸的表情笑了笑,“我们家和Lex家本来也是世交,当初我和你在一起之后总觉得和Lex交往会尴尬,但是小Peter的出现仿佛就像是天意一样化解了我们三个以前的各种恩怨,这样不是挺好的吗。”

    Mark没有说话,继续刷着盘子。

    Peter一把Lex拉进房间就猴急地把Lex推到床上,甚至都没有锁门。他刚要解开Lex的衬衫,后者就一翻身把他压在身下,正当Peter闭上眼睛想要和Lex接吻的时候,Lex却起来了。

    Peter感觉自己很委屈,他想要Lex,但是Lex每次都拒绝了他。

    “每次都是这样,Lex,我不够好吗,你看看我,你转过来,”Peter脱掉了他的衬衫和短裤,露出了白皙的身体,“你看看我,我给你艹,我做你一个人的女表子,我给你生个孩子好吗……”Peter已经快要哭了。

    “把衣服穿上Peter,我说过了,第一次是很珍贵的,要留到你成年的那天。”Lex没有回头,但是他知道Peter在做什么,他笑了,为他自己塑造出的杰作,一个专属于他的女表子。

     “我用嘴好吗Lex,求求你了,我要你,我要你的米青氵夜……”Peter跪在Lex身后抱住他的腰。

    Lex听到了脚步声,无论是Dudu或者是Mark看到现在的场景都会气晕过去吧,转过身,让Peter拉开了他的裤链,含住了那里。

    脚步声越来越重了。

    3,2,1。

    门开了,Lex转过头,对上Eduardo苍白的脸。

   “Surprise。”

   
 
     

麦当劳没有给我配勺子

乱伦是种怎样的感觉05

乱伦是种怎样的感觉Ⅳ

Hela  富二代

   我Daddy最爱说的一句话就是“你像你Papa一样美。”

   눈_눈那是因为我是你按照我Papa小时候的照片挨个挑出来的好吗。

    我叫Hela,我Papa叫Loki,没错就是那个很有名的Loki,我Daddy叫Thor,没错就是那个更有名的Thor,严格意义上来讲我不是天生的富二代,我还住在孤儿院的时候就认识我现在的Papa了,他是孤儿院的投资人。我保证我们孤儿院是全世界最好的,可能是因为Papa也是孤儿的原因所以他对我们加倍的疼爱。有时候我们一帮小孩子喜欢围在他身边听他讲故事,一般这个时候Thor就会向我们投来怨恨的眼神,我真的很不理解为什么你每天都独占Papa那么长时间却不愿我们和他呆一会(눈_눈)
  
    Papa特别喜欢我,他说是因为我们两个很像,Papa疼我疼到什么地步呢,举个栗子,我刚搬进Papa家的那天他怕我一个人不习惯非要陪着我睡,但是Daddy却因为这个快哭了,抱着Papa说滴迪你不能这样balabala
  
   其实我Daddy很烦的,我和Papa看书的时候Daddy就喜欢在旁边跟狗腿子一样的跑来跑去,给Papa捏脚倒咖啡什么的,一般Daddy在给Papa准备咖啡的时候Papa都会放下书看着Daddy的背影,仿佛在看一个英雄一样,眼底充满着光。但是Daddy一转身他又低下头继续看书了。

   切,装什么啊死傲娇。

   我是从Jane阿姨那里知道Papa和Daddy其实是兄弟关系,“他们爱彼此,所以就在一起啦!”Jane阿姨一边推着坐在秋千上的我,一边说到。

   没错啊,因为他们彼此相爱所以在一起了,如果是和相爱的人在一起什么困难也会克服的,就算是我Grandpa那样的困难也会克服的。我还记得Papa拉着Daddy的手义正言辞的对Grandpa说的那句话:
  
   “只要Thor不放手,我一辈子也不会放开他。”

   这样为爱而拼命的Papa才是我的好Papa!

   Daddy对Papa的爱简直不用我多说了,每天晚上隔壁的动静就是最好的证明,幸亏我们家够有钱附近只有我们这一户,不然邻居肯定每天晚上都找过来,不过Papa的声音还是很好听的,Daddy有时候很恶趣味地让Papa念书,然后我就听着Papa夹杂着“嗯……”和“Thor你混蛋……”的好听的声音伴着莎士比亚浪漫的台词睡着了。

   我最喜欢的人除了Papa之外就是Grandma了,她也很喜欢我,我最喜欢的时候就是Grandma带我去吃冰淇淋,Papa不让我吃嘛Ծ‸Ծ但是Grandma很好啊她是个特别温柔的人!而且他对Papa和Daddy的感情也是绝对支持的,因为她也觉得相爱的人在一起不容易,其实Grandpa也很喜欢我的,他就是比较嘴硬,其实他早就默许Papa和Daddy了,只不过是他和Papa心里都有一道结而已。

   啊……说了这么多感觉没有什么实质性地回答啊一直在秀我Papa和Daddy,嗯,只能这么说吧,我不知道乱伦是什么感觉,但是我知道爱人与被爱,就是Daddy和Pap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