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色是最温暖的颜色

all冬

跨越栅栏(ME微DE)

     Cross (《跨越栅栏》设定,短小清水一发完)


离异穷困潦倒单身汉马克

风月场所工作人员爱德华多

对爱德华多爱而不得的酒吧老板丹尼尔。


《跨越栅栏》真的很好看,求求大嘎去品一品苍井优和小田切让的神仙爱情。


————爱的分割线————

(01)


    马克第一次看见爱德华多是在便利店门口,那时候他刚刚下班,在便利店买了一个面包刚打算拆封,就听见重重的关车门声。


    “我去你的!”

    一个穿着丝质半透明黑色衬衫的男人用他修长的腿踹了那辆银色的劳斯莱斯一脚,完美的车身很快凹下去一个丑陋的坑,驾驶座上的男人黑着脸看着醉醺醺的男人脚步不稳地模仿着鸟类的求偶舞一边叫着一边跳来跳去,然后一下跌落在地上。


    通常情况下,马克十分反感喝醉了酒之后在大街上耍酒疯的行为,但是这次不同,坐在地上的男人看了看驾驶座上的男人,后者依旧黑着脸,仿佛他做了一件很丢人的事,于是他无助地向四周看着,这个时候,马克好巧不巧的被他捉到了。他摇摇晃晃地起身,朝马克跑过来,扑到他身上。


    “求求你帮帮我。”

    他的脸埋在马克的颈窝处,说话时吐出的气息弄的马克觉得哪里痒痒的。

   

    “带我走,赶紧,去哪里都行。”


    坐在车里的男人终于忍不了了,他打开车门快步走到马克的单车旁边,拉着粘在马克身上的男人就要往回拽。


     “你别碰我!你放开我!你别碰我!”


     他的眼睛还求助一般的看着马克,马克皱了皱眉头,手里的面包早就被他捏的变了形。


     他想上去,但是他的理智告诉他不可以。


     两个纠缠扭打在一起的人最终都回到了车里,驾驶座上的男人单手控制着旁边闹个不停的人,另一只手发动了车子。


    马克在空荡荡的街上站了一会儿,然后骑着车子离开了。


(02)

   

     艾瑞卡来拜访马克的时候他正躺在出租屋里睡觉,他们的儿子摇醒了他。


     艾瑞卡离开马克之后过得很好,因为她找到了一个不会讽刺她还愿意放下工作陪她的男人。


     马克和艾瑞卡带着儿子去了动物园,那是马克第二次看见爱德华多。


     他站在天鹅湖旁边的木制看台上,穿着制服给一帮小朋友讲解天鹅的生活习惯。


    “雌性天鹅和雄性天鹅在恋爱之后会互相交颈,就像这样,”他两只手互相纠缠在一起,模仿着天鹅细长的颈子,“然后他们会旋转着飞上天,再飞下来。”爱德华多在原地转了起来,旁边的小孩子们开始笑了,他感觉到有人在笑他便局促的站在那里,尴尬地笑着,那时候刚好是日落,阳光照在湖水和爱德华多的脸上,他的眼睛里有光 就像是湖面折射出的点点光波 ,不由自主地吸引了马克。


    送走了艾瑞卡和他们的孩子之后 ,马克来到了一家小酒吧。他本来以为他会对艾瑞卡释怀,但是等到艾瑞卡真的出现的时候,曾经的争吵和摔打就又像真的一样发生在眼前,他的胸口今天异常的闷,他需要找个什么东西发泄出来。


    酒吧的内部不像它简朴的外部一样,马克进来之后才发现这个开在巷尾的小酒吧是多么的精致奢华,如果不是因为这里的卖品都是酒,马克还以为自己到了什么高档的西餐厅。


    他在一个角落坐了下来,要了几瓶啤酒,自顾自地喝着。


    “喂,爱德华多,秃鹰是怎么求偶的来着!”


     人群中爆发出一阵又一阵的笑声,马克抬头,看见了旁边桌子那里,爱德华多穿着肉粉色的西装衬衣和紧身皮裤,一边大声模仿着某种他不知道名字的鸟叫,一边伸展双臂抖来抖去,一双大长腿不安分的时而交叉,时而跃起。


     爱德华多自己沉浸在舞蹈之中,丝毫不顾旁边的人笑得瘫倒在桌子上。


     他在求偶,但是没有人懂他的舞蹈。


     马克觉得酒精好像麻痹了他的神经,不然他不可能觉得,爱德华多需要他,他猛灌了自己一口啤酒,学着爱德华多的样子,伸展着双臂,脚步互相交叉着学秃鹰求偶。


     爱德华多看到了模仿着他的马克,动作听了下来,而马克也随着他的停顿而停顿,他们两个互相看着彼此,这一刻,仿佛全世界都安静了。爱德华多五指全都并拢在一起,指节凸出,就像是天鹅的头那般,然后他伸长了手臂,马克想起了下午在幼儿园,爱德华多和那些小孩子说过,天鹅就是这么求偶的,于是他模仿着爱德华多伸出了手。


    两只细长的手臂交缠在一起,马克随着爱德华多的脚步转着圈,他们的速度越来越快,越来越快,最后,爱德华多失去平衡跌进了马克怀里。


    吧台前的丹尼尔看到这番场景,眼神暗了下来。


  

(03)


     爱德华多坐在马克的自行车后座上开心的笑着,马克在他前面卖力地蹬着自己濒临报废的车子。


    爱德华多掏出自己下午在动物园时收集的羽毛让它们飘落在地上。马克一路骑,羽毛不停地在飞,终于,羽毛和马克和爱德华多,一起消失在夜雾中。


   


   

  


鬼知道我刚刚的五个小时经历了什么

弟弟真的是表面凶巴巴内心嘤嘤嘤的良好典范了,明明就想在哥哥和妈妈怀里赖着当个孩子,却要因为父辈的恩怨情仇而当个大反派,弟弟内心也是很委屈呀

品一品这个丹麦女孩时期的小雀斑 我要是哥哥我也会按捺不住的,这是什么可爱怪啊,快来和我恋爱啊

礼拜五的早上,因为生活一塌糊涂,这个礼拜过的极其糟糕,故出来享受一份美好的早餐,即使翘课也没有关系,有时候生活比学习更重要,有的人愿做一直低头赶路的人,而我愿做抬头看风景的人

地下情05

地下情05

我,鸽子王 回来了

前情提要:一个简单的玛丽苏小说,Kurt是个穷学生,Warren是个大明星,Warren爱Kurt爱的要死,但是Kurt的顾虑却很多,因为现实选择了和Warren分手之后又觉得内心愧疚,就回来找Warren示好。

       夜晚的沃辛顿庄园主卧,寂静如水 ,所有下人都不敢靠近这间屋子,因为里面时不时传来的酒瓶砸在地上的乒乓声。巨大的壁炉前,沃伦抱着一个酒瓶子七扭八歪地躺在长沙发上,嘴里喃喃有词却没人知道他在说什么。
   
      科特小心翼翼地叩了叩门,等了一会儿却没有回应,他慢慢把门打开一个小缝,目光所及是一地的玻璃碎片 散落的衣服和烟头。男孩心里愧疚极了,他不知道原来沃伦因为自己变成了这个样子,他觉得自己太过于自私了, 仅仅是因为不能忍受流言就要让沃伦忍受这么大的痛苦。

      科特侧身进到房间里,绕过一地狼籍来到醉的不省人事的沃伦身边蹲下,慢慢抚摸着男孩因为酒精而红的发烫的脸颊,却被沃伦额头上不正常的温度吓到了,即使是喝了不少的酒也不应该烫成这个样子。科特拍了拍沃伦的脸,醉酒的男孩勉强抬起眼皮,却在看清了眼前的人之后睁大了双眼,然后猛地伸手捧住科特的脸把嘴唇凑了上去。

     直到科特因为喘不过气仅仅拽着沃伦的衬衣袖子他才肯放开科特,然后把脸埋在科特的颈窝里,感受着科特带着凉意的皮肤带来的舒适感。

     “你不是不要我了吗……还来找我干什么……”

      沃伦带着鼻音的语气显得他委屈极了,他确实委屈,科特在他们热恋期的时候留下一句分手吧,抽身离开了他开始了自己的生活,留下他一个人像是一个被拿走拐杖的残疾人一样在地上艰难地爬行。沃伦从小玩到大,比谁都明白,对于感情,谁先动心谁就输了, 但是他还是对科特这个普普通通的男孩动心的不行,他的一举一动都能牵动他的七情六欲,沃伦直到自己栽了,但是他不怕,因为他认为科特对他的爱丝毫不比他对科特的少,但是等科特抛弃他的一瞬间他才明白自始至终都只有他一个人用心了。他不是没想过忘掉科特,但是那太难了 。

      “你知道吗科特,你走了,把我的心也带走了……”

      科特不知道该说什么,他甚至把沃伦在发烧这件事抛在脑后。他记忆里的沃伦,一直都是那个在阳光下笑得灿烂的男孩,那个会在他看书的时候用手指戳他的脸 然后笑着对他说你真可爱的男孩,他从来没见过这样脆弱的沃伦,他慌了,他不知道该做什么,只能抱着沃伦,任由他在自己的怀里吐露爱语,然后他觉得自己的脸湿湿的,反应过来却发现是自己哭了。

     “别哭……别哭……”

     沃伦温柔的吻掉科特的泪珠,从脖子到脸颊。从沃伦鼻子里喷出带着酒香的气息刺激的科特皮肤发烫,他的脸也开始慢慢升温,一种暧昧的气息萦绕在两个人之间,沃伦率先将科特打横抱起,走了两步之后将他扔到床上,科特还没有反应过来,沃伦便已经覆了上来。

     第二天清晨,科特睁开眼,迎接他的是笑的比太阳还灿烂的沃伦,科特像以前那样,向前凑了凑抱住了沃伦。

     “对不起,之前是我太自私了。”

     “你回来就好了,你回来就好了……”

      窗外,沃辛顿庄园的白玫瑰,开的正好。房间里两个男孩紧紧抱在一起。
     

       沃伦的生活终于如天启所愿回到了正轨,几个正在制作的A类大片都和这个未来之星签订了合约,之前参演的几部电影也被提名国际大奖。 时尚杂志的封面排队已经排到了几个月之后,各种通告铺天盖地而来 ,“灵蝶”救赎了迷路的“天使”的话题被炒的沸沸扬扬,各种访谈节目上,伊丽莎白紧紧握着沃伦的手说“我知道他会回来的,他只是一时迷失了方向”诸如此类。

     “啧啧,这女人,真是要脸。”

      沃伦在正在看电视里的自己的科特耳边说到,顺便往他嘴里塞了一根薯条。

     科特轻笑了一声。他之前只是答应天启和伊丽莎白帮助沃伦让他的生活回到正轨,却没有想到沃伦根本就不会给他哪怕一点的人生自由,他动用人脉自作主张帮科特办了退学手续,然后把瑞雯的店翻修升级,以男友的身份命令科特必须搬来和他一起住,不然就威胁科特他去自杀,科特被他吓得第二天就搬了过来,之后便不让他离开偌大的沃辛顿庄园半步。

     科特开始后悔自己做下的决定,他的确爱沃伦 但是真正的爱不应该是捆绑,而是两个人给彼此尊重和自由。

     “难道我做错了吗……”
     科特低下头,眼前一片阴翳,却没想到他的话,被沃伦悉数听了进去。

【丹花/莱花/丹蛛/莱蛛】维庸之妻

维庸之妻

(我总是在想,假如爱德华多在年轻的时候选择了和丹尼尔,但是经过生活的历练之后他感到后悔了,是种怎样的感觉呢?)

       深夜,我刚准备关灯睡觉,丈夫突然推门进来,将外套扔在地上。我有些许的意外,因为丈夫已经许久没有回过家了,但同时我又开始害怕,我怕丈夫在外面又惹了事。
 
      “麦克怎么样。”

      他突然开口问了儿子的事情,我一点都不感到开心,反倒越发害怕起来,丈夫从不过问孩子的一切,我越发担心丈夫是否在外面惹了事。他脱了鞋钻进被子里,我没有回答他,下床关了灯之后呆呆地站在床边。丈夫很快就入睡了,就着月光我仔细地看着他的睡颜,即使这么多年过去了,丈夫也没有发生什么变化,削尖的脸冷峻暗郁,但对于帕克那样的高中生来说倒也充满了吸引力。我却因为生育变了不少,脸色越发暗沉还长了斑,身材也开始走样,年轻时人们都觉得丈夫配不上我,估计他们现在肯定会说是我配不上丈夫。
 
      我不敢入睡,还在原地站着,听着钟表的滴答声,盘算着什么时候会有人找到家里来。

     果然,过了没一会儿,我就听见了粗重的敲门声。

     我犹豫了半天还是打开了门,来的人是个瘦小的男人,金发,阴沉的眼神像极了丈夫。

    “夫人,这么晚打扰了真是不好意思,但是有一件事我需要和您谈谈。”

     我点了点头,然后抓起旁边衣架上的外套和男人去了外面。

     夜晚的冷风吹过我的小腿,凉意直达心里,男人背对着我站在路灯下,我的脚步越来越缓,仿佛站在我面前的男人是一头张着血盆大口巨怪,我是去赴死的懦夫。

      男人叫莱克斯,在城里经营一间酒吧,禁酒令颁布之后,他靠着走私大赚了一笔,几年前他第一次认识我丈夫是因为我们新婚的时候他拿着我从巴西家里偷来的钱拿到莱克斯的酒吧挥霍。我的丈夫是个街头魔术师,对付我有一套,对付别人也有一套,莱克斯阅人无数,却依旧被丹尼尔骗了,他还认为他是个贵族,继承了家里的家业跑来挥霍,但是他不知道我丈夫花的都是我的钱。丹尼尔开始向他赊账的时候他想也没想就同意了,他还觉得自己在和一个精英和贵族打交道,但其实他在和一个从小便做小偷的人打交道。丹尼尔的债越欠越多,莱克斯察觉出了端倪,却依旧没有说什么,他盘算着让丹尼尔付出代价,但在他想到一个完美的计策之前,丹尼尔拐跑了莱克斯的心肝宝贝皮特帕克,莱克斯找了丹尼尔和帕克很长时间,最终找到了我家。

       我听了莱克斯的话之后哭笑不得,我知道我丈夫和一个叫帕克高中生在一起了,但是我并不知道帕克是莱克斯的人,换句话说,别人的妻子。

       丈夫的反常一下子解释通了,我开始大笑,腹部却传来一阵痉挛,我弯下腰蹲在地上,不停地大笑着,用力地发出夸张的声音,莱克斯看我的眼神就像是在看一个因犯了罪而被缝进马中的奴隶,嘶吼着让行刑的人放过我,却只迎来看客冷漠的眼神,可悲却又可笑。

      “他妈的!他妈的他妈的他妈的!”

        我对着地面大吼,眼泪不受控制地掉下来,身体不停地抖动着,为自己年轻时做出的傻里傻气的决定而后悔不已。混蛋丹尼尔阿特拉斯,他毁了我的一生,混蛋丹尼尔阿特拉斯,混蛋混蛋混蛋,他在我什么都不懂的时候占有了我,欺骗我,把我带到一个我完全陌生的国家,拿着我的钱挥霍,然后在他对我失去了新鲜感之后把我丢在家里,我自己一个人生下了麦克的时候他不一定在哄骗哪个更加年轻美丽的面孔,混蛋丹尼尔阿特拉斯,混蛋混蛋混蛋混蛋。

      “夫人,”莱克斯蹲下来,抚摸着我的肩头,我不受控制地抱住了他,想在他的怀抱里取得一丝丝的温暖,灯下的他眼睛是那么好看,那一抹蓝仿佛大海,让我溺死在里面。

      我和他在空无一人的路边做了一次,路灯映照着我们两个缠在一起的身躯投在墙上,时隔多年我再一次感到了满足,仿佛找回了我刚认识丹尼尔时候的那种幸福和甜蜜。

      带我走吧,莱克斯,带我走吧。

      我只记得这句话,我失去意识之前对莱克斯说的话。

       带我走吧。

     

      

   

 
   
      

小蜘蛛攻略

   大半夜看延禧攻略脑子抽风突然想到这个脑洞,花朵——>白月光富察皇后,马总——>大猪蹄子皇帝,加菲蛛——>社会我魏姐,丹总——>御前侍卫傅桓,普妹——>尔晴。
   加菲蛛被作为侍女选入皇宫,被花朵娘娘看上了调到皇后宫里面了,花朵娘娘这个喜欢小蜘蛛啊和他做姐妹感情好的不得了,马总和花朵娘娘是青梅竹马感情恩恩爱爱每天早上马总和花朵不来上几次就不上朝的那种,加菲蛛因为在花朵娘娘宫里工作就和御前侍卫丹总眉来眼去芳心暗许,但是普妹这个小妖孽怎么能不作天作地呢,每天都趁机勾搭丹总,但是我们丹总心里只有小蜘蛛一个人,普妹这个气啊。正好花朵娘娘因为某些设定怀孕了,马总好开心啊就说孩子就叫Facebook吧,结果因为某些原因Facebook没有了,花朵娘娘流产了,马总和花朵娘娘都很郁闷,花朵娘娘跟马总生气不让马总进门,普妹就这时候趁机而上和马总来了一次,然后马总就给普妹封了个妃啥的,花朵娘娘这个气啊郁结攻心下线了。小蜘蛛为了给皇后娘娘报仇就勾搭马总,马总也给小蜘蛛封了个妃,但是小蜘蛛心里只有我们丹总啊,那咋办啊只能私下里偷偷的搞,后来普妹发现了小蜘蛛和丹总的事就威胁丹总说你要是不和我好我就把你和小蜘蛛的事告诉皇上马总,丹总没办法就委屈自己(什么鬼和普妹在一起还叫委屈)和普妹来了一次,结果被小蜘蛛知道了,小蜘蛛一看不行就开始折腾(磨叨)了啊,马总被小蜘蛛磨叨的受不了了就说好好好朕废了他,小蜘蛛终于可以和丹总黏黏腻腻的在一起了,然而马总发现了!马总发现了啊!小蜘蛛又开启了自己的话唠模式马总被念叨的受不了了就赐小蜘蛛和丹总良田千金出宫幸福生活了,马总想花朵想的这个孤单寂寞啊就下令哎呀我再选一轮妃子吧,结果可爱的小汤米就被马总看上了,但是其实汤米入宫之前就已经和宰相莱总芳心暗许了,马总还不知道呢,每天白天马总上朝的时候莱总都称病,其实人家偷偷入宫和汤米私会,后来汤米怀孕了,连孩子都不知道是谁的,莱总一看这样不行啊,为了自己的孩子也要篡位啊,就起兵篡位杀了马总当了皇上,和小汤米夫妻双双把家还,马总到了阴间突然发现诶我的花朵也在,但是花朵因为在阴间看到马总宠幸别人就生气了不理马总,马总就只能开启他的漫漫追妻路。
    所以好像只有普妹没有对象_(:з」∠)_

我买过最贵的周边,是LexLuther最爱的波本酒。

##cp洁癖慎入##恶搞向##锤基简##两个学霸和一个学渣

灵感来自gif

抖森和娜塔莉私下应该是同一个类型的,都是双商高,低调又优雅美人,就给他俩来个恶搞向的拉郎。

   洛基几乎没有近距离且深入地观察过简。人类科学家费劲力气研究出来的科学成果对于神来说就像常识一样,不过洛基很欣赏一些人类以学识作为评价一个人是否尊贵的标准,而不是像阿斯嘉德人那样以武力分胜负。
   洛基发现了其实他和简身上有相像的地方,她相比阿斯嘉德女神来说十分弱小,甚至可以说她比阿斯嘉德最弱的女神还要弱,而洛基自己在阿斯嘉德一众拥有钢铁肌肉的男神里也是过于瘦弱的存在。他们一样热爱沉溺在知识的海洋里,相信以小可以搏大:洛基相信一个魔法咒语的力量比再坚硬的拳头都要强大,而简相信演草纸上的一行小小的数据能够改变全人类的命运。他们一样对自己感兴趣的事物有着近乎偏执的热爱:洛基可以为了提高自己的伪装术整日研究不吃不喝,而简可以为了研究她感兴趣的星体只身穿越美洲大陆。洛基对简的看不惯并没有妨碍他对简的欣赏,而简并没有因为纽约的那场战争而憎恨洛基:洛基曾经想毁了这个世界,但是他也救了这个世界。而在她知道了洛基的身世之后,洛基在她的眼里只是一个想得到父亲认可的孩子,而且他深深地爱着自己的兄长,骄傲矜贵的他醋意也比一般的人要大,当他发现兄长爱他视如蝼蚁的地球人的生命多于爱他之时,便会想要像小时候一般毁了哥哥的玩具一般毁了地球。然而当洛基站在他哥哥身边时,他才明白哥哥之所以守护地球,是因为强者应当承担责任,守护弱者。洛基对简的态度从嫉妒变为了感谢,感谢简让索尔明白了身为一个王应当要保护他的子民,更关键的是要保护他深爱的人。简也像个姐姐一样对待洛基:她把地球上的诗集带给了洛基,洛基被这些诗句的美震撼到了,他慢慢地了解了人类,了解了他们的历史,他们的思想,他们的善与恶。现在的洛基时不时地便会跑去地球,和简一起泡上一壶茶,从莎士比亚的十四行诗聊到《诗经》,从《荷马史诗》聊到《资治通鉴》,他们用整整一个下午的时间来讨论文学,美学,哲学……然后共同欣赏美好的落日,等到华灯初上之时洛基便会回到阿斯嘉德与索尔共度春宵。

  而在遥远的阿斯嘉德,索尔看着空荡荡的寝宫,一个人落寞地喝拿起酒杯,随手捞了一本《麦克白》,翻了两页发现没有图就扔了。而后这位伟大的神便独自坐在床边画着圈圈。

  “滴迪qwq……”

  今天的雷神也很委屈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