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色是最温暖的颜色

all冬

【丹花/莱花/丹蛛/莱蛛】维庸之妻

维庸之妻

(我总是在想,假如爱德华多在年轻的时候选择了和丹尼尔,但是经过生活的历练之后他感到后悔了,是种怎样的感觉呢?)

       深夜,我刚准备关灯睡觉,丈夫突然推门进来,将外套扔在地上。我有些许的意外,因为丈夫已经许久没有回过家了,但同时我又开始害怕,我怕丈夫在外面又惹了事。
 
      “麦克怎么样。”

      他突然开口问了儿子的事情,我一点都不感到开心,反倒越发害怕起来,丈夫从不过问孩子的一切,我越发担心丈夫是否在外面惹了事。他脱了鞋钻进被子里,我没有回答他,下床关了灯之后呆呆地站在床边。丈夫很快就入睡了,就着月光我仔细地看着他的睡颜,即使这么多年过去了,丈夫也没有发生什么变化,削尖的脸冷峻暗郁,但对于帕克那样的高中生来说倒也充满了吸引力。我却因为生育变了不少,脸色越发暗沉还长了斑,身材也开始走样,年轻时人们都觉得丈夫配不上我,估计他们现在肯定会说是我配不上丈夫。
 
      我不敢入睡,还在原地站着,听着钟表的滴答声,盘算着什么时候会有人找到家里来。

     果然,过了没一会儿,我就听见了粗重的敲门声。

     我犹豫了半天还是打开了门,来的人是个瘦小的男人,金发,阴沉的眼神像极了丈夫。

    “夫人,这么晚打扰了真是不好意思,但是有一件事我需要和您谈谈。”

     我点了点头,然后抓起旁边衣架上的外套和男人去了外面。

     夜晚的冷风吹过我的小腿,凉意直达心里,男人背对着我站在路灯下,我的脚步越来越缓,仿佛站在我面前的男人是一头张着血盆大口巨怪,我是去赴死的懦夫。

      男人叫莱克斯,在城里经营一间酒吧,禁酒令颁布之后,他靠着走私大赚了一笔,几年前他第一次认识我丈夫是因为我们新婚的时候他拿着我从巴西家里偷来的钱拿到莱克斯的酒吧挥霍。我的丈夫是个街头魔术师,对付我有一套,对付别人也有一套,莱克斯阅人无数,却依旧被丹尼尔骗了,他还认为他是个贵族,继承了家里的家业跑来挥霍,但是他不知道我丈夫花的都是我的钱。丹尼尔开始向他赊账的时候他想也没想就同意了,他还觉得自己在和一个精英和贵族打交道,但其实他在和一个从小便做小偷的人打交道。丹尼尔的债越欠越多,莱克斯察觉出了端倪,却依旧没有说什么,他盘算着让丹尼尔付出代价,但在他想到一个完美的计策之前,丹尼尔拐跑了莱克斯的心肝宝贝皮特帕克,莱克斯找了丹尼尔和帕克很长时间,最终找到了我家。

       我听了莱克斯的话之后哭笑不得,我知道我丈夫和一个叫帕克高中生在一起了,但是我并不知道帕克是莱克斯的人,换句话说,别人的妻子。

       丈夫的反常一下子解释通了,我开始大笑,腹部却传来一阵痉挛,我弯下腰蹲在地上,不停地大笑着,用力地发出夸张的声音,莱克斯看我的眼神就像是在看一个因犯了罪而被缝进马中的奴隶,嘶吼着让行刑的人放过我,却只迎来看客冷漠的眼神,可悲却又可笑。

      “他妈的!他妈的他妈的他妈的!”

        我对着地面大吼,眼泪不受控制地掉下来,身体不停地抖动着,为自己年轻时做出的傻里傻气的决定而后悔不已。混蛋丹尼尔阿特拉斯,他毁了我的一生,混蛋丹尼尔阿特拉斯,混蛋混蛋混蛋,他在我什么都不懂的时候占有了我,欺骗我,把我带到一个我完全陌生的国家,拿着我的钱挥霍,然后在他对我失去了新鲜感之后把我丢在家里,我自己一个人生下了麦克的时候他不一定在哄骗哪个更加年轻美丽的面孔,混蛋丹尼尔阿特拉斯,混蛋混蛋混蛋混蛋。

      “夫人,”莱克斯蹲下来,抚摸着我的肩头,我不受控制地抱住了他,想在他的怀抱里取得一丝丝的温暖,灯下的他眼睛是那么好看,那一抹蓝仿佛大海,让我溺死在里面。

      我和他在空无一人的路边做了一次,路灯映照着我们两个缠在一起的身躯投在墙上,时隔多年我再一次感到了满足,仿佛找回了我刚认识丹尼尔时候的那种幸福和甜蜜。

      带我走吧,莱克斯,带我走吧。

      我只记得这句话,我失去意识之前对莱克斯说的话。

       带我走吧。

     

      

   

 
   
      

小蜘蛛攻略

   大半夜看延禧攻略脑子抽风突然想到这个脑洞,花朵——>白月光富察皇后,马总——>大猪蹄子皇帝,加菲蛛——>社会我魏姐,丹总——>御前侍卫傅桓,普妹——>尔晴。
   加菲蛛被作为侍女选入皇宫,被花朵娘娘看上了调到皇后宫里面了,花朵娘娘这个喜欢小蜘蛛啊和他做姐妹感情好的不得了,马总和花朵娘娘是青梅竹马感情恩恩爱爱每天早上马总和花朵不来上几次就不上朝的那种,加菲蛛因为在花朵娘娘宫里工作就和御前侍卫丹总眉来眼去芳心暗许,但是普妹这个小妖孽怎么能不作天作地呢,每天都趁机勾搭丹总,但是我们丹总心里只有小蜘蛛一个人,普妹这个气啊。正好花朵娘娘因为某些设定怀孕了,马总好开心啊就说孩子就叫Facebook吧,结果因为某些原因Facebook没有了,花朵娘娘流产了,马总和花朵娘娘都很郁闷,花朵娘娘跟马总生气不让马总进门,普妹就这时候趁机而上和马总来了一次,然后马总就给普妹封了个妃啥的,花朵娘娘这个气啊郁结攻心下线了。小蜘蛛为了给皇后娘娘报仇就勾搭马总,马总也给小蜘蛛封了个妃,但是小蜘蛛心里只有我们丹总啊,那咋办啊只能私下里偷偷的搞,后来普妹发现了小蜘蛛和丹总的事就威胁丹总说你要是不和我好我就把你和小蜘蛛的事告诉皇上马总,丹总没办法就委屈自己(什么鬼和普妹在一起还叫委屈)和普妹来了一次,结果被小蜘蛛知道了,小蜘蛛一看不行就开始折腾(磨叨)了啊,马总被小蜘蛛磨叨的受不了了就说好好好朕废了他,小蜘蛛终于可以和丹总黏黏腻腻的在一起了,然而马总发现了!马总发现了啊!小蜘蛛又开启了自己的话唠模式马总被念叨的受不了了就赐小蜘蛛和丹总良田千金出宫幸福生活了,马总想花朵想的这个孤单寂寞啊就下令哎呀我再选一轮妃子吧,结果可爱的小汤米就被马总看上了,但是其实汤米入宫之前就已经和宰相莱总芳心暗许了,马总还不知道呢,每天白天马总上朝的时候莱总都称病,其实人家偷偷入宫和汤米私会,后来汤米怀孕了,连孩子都不知道是谁的,莱总一看这样不行啊,为了自己的孩子也要篡位啊,就起兵篡位杀了马总当了皇上,和小汤米夫妻双双把家还,马总到了阴间突然发现诶我的花朵也在,但是花朵因为在阴间看到马总宠幸别人就生气了不理马总,马总就只能开启他的漫漫追妻路。
    所以好像只有普妹没有对象_(:з」∠)_

我买过最贵的周边,是LexLuther最爱的波本酒。

##cp洁癖慎入##恶搞向##锤基简##两个学霸和一个学渣

灵感来自gif

抖森和娜塔莉私下应该是同一个类型的,都是双商高,低调又优雅美人,就给他俩来个恶搞向的拉郎。

   洛基几乎没有近距离且深入地观察过简。人类科学家费劲力气研究出来的科学成果对于神来说就像常识一样,不过洛基很欣赏一些人类以学识作为评价一个人是否尊贵的标准,而不是像阿斯嘉德人那样以武力分胜负。
   洛基发现了其实他和简身上有相像的地方,她相比阿斯嘉德女神来说十分弱小,甚至可以说她比阿斯嘉德最弱的女神还要弱,而洛基自己在阿斯嘉德一众拥有钢铁肌肉的男神里也是过于瘦弱的存在。他们一样热爱沉溺在知识的海洋里,相信以小可以搏大:洛基相信一个魔法咒语的力量比再坚硬的拳头都要强大,而简相信演草纸上的一行小小的数据能够改变全人类的命运。他们一样对自己感兴趣的事物有着近乎偏执的热爱:洛基可以为了提高自己的伪装术整日研究不吃不喝,而简可以为了研究她感兴趣的星体只身穿越美洲大陆。洛基对简的看不惯并没有妨碍他对简的欣赏,而简并没有因为纽约的那场战争而憎恨洛基:洛基曾经想毁了这个世界,但是他也救了这个世界。而在她知道了洛基的身世之后,洛基在她的眼里只是一个想得到父亲认可的孩子,而且他深深地爱着自己的兄长,骄傲矜贵的他醋意也比一般的人要大,当他发现兄长爱他视如蝼蚁的地球人的生命多于爱他之时,便会想要像小时候一般毁了哥哥的玩具一般毁了地球。然而当洛基站在他哥哥身边时,他才明白哥哥之所以守护地球,是因为强者应当承担责任,守护弱者。洛基对简的态度从嫉妒变为了感谢,感谢简让索尔明白了身为一个王应当要保护他的子民,更关键的是要保护他深爱的人。简也像个姐姐一样对待洛基:她把地球上的诗集带给了洛基,洛基被这些诗句的美震撼到了,他慢慢地了解了人类,了解了他们的历史,他们的思想,他们的善与恶。现在的洛基时不时地便会跑去地球,和简一起泡上一壶茶,从莎士比亚的十四行诗聊到《诗经》,从《荷马史诗》聊到《资治通鉴》,他们用整整一个下午的时间来讨论文学,美学,哲学……然后共同欣赏美好的落日,等到华灯初上之时洛基便会回到阿斯嘉德与索尔共度春宵。

  而在遥远的阿斯嘉德,索尔看着空荡荡的寝宫,一个人落寞地喝拿起酒杯,随手捞了一本《麦克白》,翻了两页发现没有图就扔了。而后这位伟大的神便独自坐在床边画着圈圈。

  “滴迪qwq……”

  今天的雷神也很委屈呢。

红磨坊AU(有法尔科内x鹅,但谜鹅真爱)

Moulin Rouge(红磨坊)

乙鹅向神级玛丽苏文,法尔科内,谜语x鹅,cp洁癖慎入,不会打tag勿喷

(一)奇怪男子雨中狂奔是为何

  

    奥斯瓦尔德坐在吧台前,戴着黑色手套的手指夹着刚从大衣里掏出来的香烟,周围的男士纷纷掏出各式各样昂贵的打火机想要为他点烟,借此取悦这个美人。
    奥斯瓦尔德调皮地看了看周围,手指缠上他乌黑的卷发。
   “真是烦人呢。”
    他朱唇轻启,玫瑰的香气随着像蜜糖一样甜的声音飘入空气,然后他将烟重新塞回口袋。周围那些人眼睛里闪着的光突然灭了,他们悻悻地收回打火机,回到了自己原来的位置。
   
   “他是谁?”
    爱德华自从进门就一直在看着这个充满着风情的美人,他不丰满却让人觉得性感,娇小的身子衬的本来就是s号的风衣活像个浴袍,却没有任何滑稽的感觉,外露的锁骨和大半白皙的胸脯想让每个人在他身上烙下印记。虽然爱德华第一次来巴黎,但他这一路上也见了不少身着华服,一个个用金色和红色把自己裹得一层层,像个粽子一样的贵妇。在他以为巴黎的女人们和自己家乡那些太太们也差不多的时候,他看见了奥斯瓦尔德。
     “你说阿芙洛狄忒?”吉姆戈登看着他乡下来的老朋友死死盯着吧台上小口舔酒的奥斯瓦尔德,不屑的回答。
     “他真的是阿芙洛狄忒?”爱德华震惊地看着吉姆戈登,后者将烟扔进酒杯里,布满血丝的眼睛看向奥斯瓦尔德。
     “巴黎的男人们都这么叫他,这是他在红磨坊的艺名,那些男人为了他的一只舞一掷千金,我曾经也和他们一样傻,”吉姆戈登转过头,爱德华看见他曾经意气风发的伙伴变成现在胡子邋遢满脸灰尘的样子,“他说过只要我能给他一条钻石项链,他就嫁给我,我没日没夜的加班,最后还挪用公款,终于凑够了一条钻石项链的钱,结果我拿着那条项链去找他的时候,你猜怎么着,他捧着我的脸对我说:‘你可真有勇气。’然后他笑了,笑的上气不接下气,仿佛我是个小丑一样,我看见他梳妆台上一条条的钻石项链,全身上下冷的像是被抽干了血一样。”
     “所以你挪用公款的事东窗事发之后你被辞退,就只能在大街上流浪,要不是你妈妈以为你死了让我来找你,我也没想到你现在是这个样子。你恨他,因为你为他做的一切在他看来是个笑话,但是你又不能控制自己爱他。”爱德华嘬了一口杯子里的酒,继续盯着趴在吧台上抽烟的奥斯瓦尔德。吉姆戈登则是摇着头苦笑,眼里充满着厌世和绝望。
    
     将杯子里最后一口酒一饮而尽,奥斯瓦尔德起身向门口走去,门外的大雨还在肆虐着街道,卖香烟的女孩将皮箱顶在自己头上赤着脚跑在雨里。酒馆里的男人们紧紧跟在他身后,争先恐后地为他开了门。
     奥斯瓦尔德看着头上七八顶伞叹了口气,雨水顺着一把把伞掉落到自己肩上。
    爱德华在奥斯瓦尔德起身的那一刻起就坐不住了,他凭借身高的优势挤到了那群男人的前列,吉姆戈登看到爱德华就仿佛看到了当年的自己,他自嘲地笑了笑,然后又低下头开始喝酒。
    
    “拿着。”
     在所有人都撑着伞等着奥斯瓦尔德决定的时候,爱德华把伞塞进奥斯瓦尔德手中,然后一把横抱起了他,在奥斯瓦尔德的惊呼中抱着他跑进了雨里。其他男人有的震惊,有的气氛,还有人脸上挂着一脸看好戏的样子。
     爱德华的左手圈着奥斯瓦尔德,娇小的男人在他怀里倒显得像个少年,他的右手托住两条细直的,被昂贵的黑色丝袜包裹住的腿。而奥斯瓦尔德看着伞下这个抱着他笑的像个傻子一样的男孩。
     然后他听见了自己的心跳声。

(二)曼妙佳人早已名花有主?

      雨后的街道潮湿光滑 ,卖香烟的女孩和推着车卖水果的男孩永远是最勤劳的,一下过雨就跑出来了。
      爱德华背着奥斯瓦尔德,手里还拎着后背上人的手工鞋,奥斯瓦尔德将双手搭在爱德华的后背上,把脸贴在爱德华的脖子上和他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
      “所以呢,谜底到底是什么?”
      奥斯瓦尔德在爱德华的耳边轻轻说着,语毕还咬了下他的耳朵,爱德华的脸瞬间就红了,他支支吾吾地回答说他不能告诉奥斯瓦尔德,不然就不好玩了。
      奥斯瓦尔德娇嗔的说了一句没意思,然后继续趴在爱德华的肩头看着巴黎的大街上行人越来越多。而许多年后,当他们两个人再次在更加繁华的巴黎大街上相遇时,却早已物是人非。
      一辆黑色轿车停在他们面前,爱德华面带不解,而奥斯瓦尔德则是惊恐的从爱德华身上下来,光着脚踩在满是泥泞的路上,隔着丝袜他都能感受到沙子硌着他的脚。
      黑衣服的保镖打开后座车门,车里的人只是抬了抬手,奥斯瓦尔德就任由两个保镖把他架回车里。
      车门被奥斯瓦尔德凶狠地关上,其中一个保镖在上车之前来到了爱德华面前。
     “别想觊觎你面前这位夫人,除非你敢和法尔科内抢人。”
     他留下一句话就走了,而车里的奥斯瓦尔德看着爱德华,突然对着他笑了,然后在满是雾气的车窗上写下了四个字母。
     love
    爱德华知道奥斯瓦尔德还是猜出了谜底。
    什么对于一个人来说太多,对于两个人来说正好?
    爱情。
   
    



    
  

  请以你的名字呼唤我

    终于找到资源啦好开心哈哈哈!!
 
   初恋的时候大概就是这种酸酸甜甜的味道吧,就像是吃了一口青苹果,即使是被酸到了也会不可抑制地喜欢上那种香甜的气息。埃里奥单纯的小心思,和把人撩的不要不要的奥利弗一比较简直可爱到爆!画面也很暖很美,我在宿舍里冻的瑟瑟发抖的时候看到他们坐在草坪上晒太阳也会觉得热啊热,充满了生活气息,让我想起了小时候的暑假,拿着勺子崴西瓜的那种爽快感。甜茶的少年感简直了,细白细白的胳膊腿,在我锤怀里小小一只,让我发出了母亲一般的微笑。他们都太美好了啊!
 
   平安夜一定要和闺蜜再看一遍,跨年的时候也要和小伙伴们一起再看一遍,老夫的少女心都被这部电影撩拨起来了🌸

马总&莱总&丹总:那花朵可有的玩了

【莱花小段子】26个字母(下)

26个字母(下)

Occupy(占据)

    Eduardo各式各样的Prada西装占据了Lex的衣柜,但是Lex的小个子却占据了Eduardo的心

Pause(停顿)

    Lex在他的婚礼上看见身穿白色礼服手里拿着一朵香槟玫瑰的Eduardo款款向他走来,那一瞬间,他的心脏停了那么一小下。
   不,一大下。
   不,好大一下。

Qualified(有资格的)

    在一个商业酒会上Mark和Eduardo又遇见了,那时Eduardo正端着酒杯在阳台上欣赏风景。
    “Wardo,好久不见。”
    Mark吓得Eduardo手一抖,红酒就撒在了他的袖口,Mark刚想借“帮你处理一下”的理由攥住Eduardo的手Lex就抢先了一步,用他绣着Luther家徽的手帕盖住了那块污渍。然后他回过头,用Eduardo从未见过的凶恶眼神盯着Mark。
    “Dudu is my wife ,you are not qualified.”

Retire(退休)

    Eduardo某一天突然心血来潮,对躺在他腿上的Lex描述起了他们的老年生活:
    “等我退休之后你可以让Mike①接替Lexcrop,然后我们去普罗旺斯承包一块地盖一个小房子,每天早上在阳光的照耀和你的怀抱中醒来,每天晚上在群星的环绕和你的怀抱中入睡,你种菜我吃,等到我们都老的走不动了就每天窝在躺椅里面看电视,我就躺在你的怀里给你织毛衣,冬天的时候我们两个一人捧着一杯热茶看着咱们的孙子孙女在地毯上爬来爬去……”
     Lex就这么静静地听着Eduardo神采奕奕描摹着他们未来的生活,然后他看着眼睛里闪着光的Eduardo,嘴角慢慢地上扬。
   

Strength(力量)

    Lex腰部的力量不可小觑。

Treasure(珍宝)

    有时候Lex看着Eduardo给孩子喂奶时就会想:
    他真是这世间的珍宝。

Update(更新)

     Eduardo更新了他的Facebook个人资料:
     已婚,Lexcrop总裁夫人
    
Vital(维持生命所必须的)

     在Lex的字典里,vital=Eduardo
    
World(世界)

     Eduardo还记得Lex向他求婚时所说的话。
     那是一个夜晚,他们在海滩上散步,然后天边突然绽放了绚烂的烟花,烟火最后组成了“Eduardo marry me”的字样,Lex单膝跪地,拉着他的手。
    “我会给你整个世界。”
     Eduardo笑了,然后慢慢的弯下腰低下头吻了他未来的丈夫。
     “你已经给了,你就是我的整个世界。”

Xanadu(世外桃源)

    Eduardo曾经问过Mark愿不愿意和他到一个只有他们两个人的世外桃源生活一辈子,而Mark当时在编程没有听到Eduardo的话。
   Eduardo也问过Lex同样的问题,在他们没有结婚之前,Eduardo靠在Lex的肩头问他愿不愿意和自己逃到一个什么都没有的地方,Lex只是转过身压倒Eduardo给了他一个吻。
   “你觉得呢?”
    我当然愿意。

Youth(青年时代)

   Eduardo和Lex曾经见过面的,不然Lex也不可能在加州的那个雨夜一眼就认出Eduardo。
   Eduardo那时候躺在Lex家花园的草坪上晒太阳,而Lex站在离Eduardo不远的落地窗后看着他。

Zero(零)

    一切都是假的。
    Lex根本就没有出现,Eduardo在那个雨夜自己在滂沱大雨中行走,带着一颗近乎破碎的心,后来的一切都有条不紊的发生:Eduardo的股份被稀释和接踵而至地官司,最后Eduardo躲到了新加坡治愈他受伤的心。
   根本就没有那个叫LexLuther的人出现过。
   一切归零。

   

   

【莱花小段子】26个字母

【莱花小段子】26个字母(上)

Assume(假设)

    Eduardo在加州下着雨的那一晚遇见了Lex,Mark从那之后只是Eduardo生命里的一个过客。

Burglar(窃贼)

    Lex是个贼,他偷走了Eduardo的心。

Compulsory(有责任的)

    Eduardo怀孕了,他把带着两道杠的验孕棒扔到Lex身上。
   “Dudu,我会对你负责任的。”
   “我不是这个意思……”
   “你放心,我会照顾好你的。”
   “我不是……”
   “我会做个好爸爸。”
   “Lex Luther!你TMD给我拔出去!怀孕的人不能进行剧烈活动!”

Dominate(支配)

    Eduardo怀孕之前Lex无论是在床上还是床下都能支配Eduardo,但是Eduardo怀孕之后,Lex再也不是一个王者了,他连床都上不去了。

Expolre(探索)

    Lex刚和Eduardo在一起时乐于探索他的Dudu身上任意一个敏感点。

Favorite(最喜欢的)
  
    Lex最喜欢Eduardo像qq糖一样的脚趾,每次都恨不得把它们吃下去。
    Eduardo最喜欢Lex的那根能喂饱他的棒棒糖。
    这就是他们都喜欢69式的原因。

Glory(荣耀)

    Lex为Eduardo套上了有着Luther家徽的戒指。
    “你知道吗Dudu,娶到你这件事能让我自夸一辈子。”

Husband(丈夫)

   Facebook和Lexcrop合作过一次。合同谈拢的时候已经是深夜了,Mark双手插兜地离开了Facebook大楼,在楼下,他看见了Eduardo。
  “Wardo,are you waitting for me?”
  “No,I am waitting for my husband LexLuther”

Identity(身份)

   Eduardo曾经有过很多身份:哈佛大学高材生,Facebook的CFO,金牌投资人……
   Eduardo现在只有一个身份:LexLuther的合法终生伴侣。

Joy(喜悦)
 
   Lex曾经以为他最开心的一瞬间是听到Eduardo怀孕的消息那一刻。
  但其实最让他喜悦的那一刻是知道Eduardo怀了二胎的那一刻。

Kick(踢)

   “Lex,我好像感觉到宝宝在踢我。”
   “不,Dudu,是我在顶你。”

Length(长度)

    Eduardo没想到Lex那么瘦的小身板,那个部位居然会那么长。

Master(主人)

    Lex的恶趣味是让Eduardo在床上叫他Master。

Neat(整洁的)
  
    Eduardo每天都会穿戴的十分整齐,但是每晚Lex都会把他弄乱,从里到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