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色是最温暖的颜色

all冬

【ME/莱蛛】丧病版贤者之爱

  荆棘与果实

一句话简介:当年Eduardo在Mark和Lex之间选择了前者,后来Lex诱女干了他们的儿子Peter

       Eduardo用勺子将牛油果肉挖出来扔到碗里,Mark在他旁边默默地切着彩椒。两个人默契地配合着,Mark时不时的偷瞄他专注的爱人,然后露出一个不易察觉的笑容。

      真碍眼。

      Lex转过头去不愿意看他们一副伉俪情深的样子。年轻的时候他不可一世,以为Eduardo巴不得嫁给他,一位身家比Mark那个骑自行车的宅男不知道高到哪里去的贵公子。结果Eduardo却选择了Mark和他的破自行车,最恶心的是Eduardo为了这个宅男和家里决裂。他本来以为Eduardo会在过几天贫穷生活后后悔不已,然后来请求自己的原谅,结果Eduardo却和Mark一起书写了Facebook这个传奇。就连Lex这么骄傲的人,也不的不承认Mark是个天才。

      Lex在Eduardo怀孕的时候来看了他一次,他被Mark照顾的很周到,Eduardo整个人都胖了一圈,笑容时刻都挂在他脸上,那是Lex很久没看到过的属于Eduardo的笑容,却全部奢侈地给了Mark。

     Lex坐在床边,看着Mark用敲击键盘的手为他的妻子按摩,将水果切好喂给Eduardo吃,甚至会讲些笑话来让他开心,即使Mark不擅长这个,他那张万年不变的宅男冰山脸讲笑话时异常的滑稽,逗的Eduardo咯咯直笑。

    Lex被Eduardo和他的丈夫被当成空气一样晾在一边,他默默地离开时Mark正轻轻拍着Eduardo的后背哄他睡觉。

     后来Lex在Eduardo的怀里见到了小Peter,大大的眼睛和Edu小时候一模一样,Lex想起了小时候他让Eduardo在他身上爬来爬去时那双蜜糖色的,泛着笑意的大眼睛。

    Lex笑了。

    既然得不到你,得到你的儿子也不错。

    “你和Mark的工作都很忙,不如把Peter交给我,我会给他最好的家庭教育,就像我们小时候那样。”

   Lex的话让Eduardo犹豫了,他想让Peter接受最好的教育,这个只有Lex能给,但是他不想缺席Peter的童年。然而Mark深夜时边给Peter冲奶粉边看着电脑的样子让Eduardo动摇了,最终答应了Lex。

    Lex几乎是把所有的注意力都放在了Peter身上,这个刚满五个月大的婴儿在Lex的办公桌上爬来爬去,Lex有时会把他的手指伸进Peter还没有长牙的小嘴里。Peter3岁的时候对Lex十分依赖,只要Lex不在他身旁他就会大哭大闹,Lex就算坐的很远小家伙也会半走半爬的凑到Lex身边,然后窝在Lex的怀里。

    Lex很满意Peter对自己的依赖,他记得Eduardo小时候也是这么赖着他,黏在他身边的。Eduardo和Mark甚至有了一种Lex才是Peter亲人,而他们只是个陌生人的感觉,Eduardo赶紧想把Peter带回自己身边,但Peter却不肯离开Lex半步,但是Mark却不顾Peter的哭闹和Eduardo心疼的样子把Peter接回了家里。后来Lex回来经常来看Peter,Eduardo以为Lex与Peter这个孩子相处出了感情也没有阻拦,Mark觉得事情不对但是耐不住妻子对他撒娇也就放下了戒备。
     
      而现在Lex正坐在Eduardo家的沙发上等着他的小Peter放学,而Eduardo和Mark在厨房准备着晚餐。

    “Lex!”
     一个和Eduardo几乎一模一样的男孩刚进门,还没来的及脱鞋,就扔掉书包跑到Lex旁边,抱着他的手臂像只猫一样蹭来蹭去。

    “Peter,去把鞋脱了。”Mark一边打着手中的鸡蛋一边对Peter说到。Peter怒了努嘴,然后走到玄关换了双脱鞋,继续腻在Lex的旁边和他说着今天发生的事。

     晚餐的时候Peter不停的说着今天在学校发生的有趣的事,然后Eduardo有时就放下叉子笑着和他的孩子搭话。Lex坐在Peter旁边笑着看着他的男孩,而Mark也一如既往地给Eduardo贴心的夹菜。桌上一片温暖的气氛,没人看见桌布下Peter用他纤瘦的小腿磨蹭着旁边男人的腿。

    晚餐过后Peter非要Lex看他最近写的作文,就拉着Lex上楼了。Mark刷着盘子,而Eduardo坐在吧台上吃水果。

    “你不觉得Peter和Lex走的太近了吗,我是说,他太依赖Lex了,搞的Lex比我都像他的爸爸。”

    Eduardo看着他丈夫有些酸酸的表情笑了笑,“我们家和Lex家本来也是世交,当初我和你在一起之后总觉得和Lex交往会尴尬,但是小Peter的出现仿佛就像是天意一样化解了我们三个以前的各种恩怨,这样不是挺好的吗。”

    Mark没有说话,继续刷着盘子。

    Peter一把Lex拉进房间就猴急地把Lex推到床上,甚至都没有锁门。他刚要解开Lex的衬衫,后者就一翻身把他压在身下,正当Peter闭上眼睛想要和Lex接吻的时候,Lex却起来了。

    Peter感觉自己很委屈,他想要Lex,但是Lex每次都拒绝了他。

    “每次都是这样,Lex,我不够好吗,你看看我,你转过来,”Peter脱掉了他的衬衫和短裤,露出了白皙的身体,“你看看我,我给你艹,我做你一个人的女表子,我给你生个孩子好吗……”Peter已经快要哭了。

    “把衣服穿上Peter,我说过了,第一次是很珍贵的,要留到你成年的那天。”Lex没有回头,但是他知道Peter在做什么,他笑了,为他自己塑造出的杰作,一个专属于他的女表子。

     “我用嘴好吗Lex,求求你了,我要你,我要你的米青氵夜……”Peter跪在Lex身后抱住他的腰。

    Lex听到了脚步声,无论是Dudu或者是Mark看到现在的场景都会气晕过去吧,转过身,让Peter拉开了他的裤链,含住了那里。

    脚步声越来越重了。

    3,2,1。

    门开了,Lex转过头,对上Eduardo苍白的脸。

   “Surprise。”

   
 
     

评论(4)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