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色是最温暖的颜色

all冬

红磨坊AU(有法尔科内x鹅,但谜鹅真爱)

Moulin Rouge(红磨坊)

乙鹅向神级玛丽苏文,法尔科内,谜语x鹅,cp洁癖慎入,不会打tag勿喷

(一)奇怪男子雨中狂奔是为何

  

    奥斯瓦尔德坐在吧台前,戴着黑色手套的手指夹着刚从大衣里掏出来的香烟,周围的男士纷纷掏出各式各样昂贵的打火机想要为他点烟,借此取悦这个美人。
    奥斯瓦尔德调皮地看了看周围,手指缠上他乌黑的卷发。
   “真是烦人呢。”
    他朱唇轻启,玫瑰的香气随着像蜜糖一样甜的声音飘入空气,然后他将烟重新塞回口袋。周围那些人眼睛里闪着的光突然灭了,他们悻悻地收回打火机,回到了自己原来的位置。
   
   “他是谁?”
    爱德华自从进门就一直在看着这个充满着风情的美人,他不丰满却让人觉得性感,娇小的身子衬的本来就是s号的风衣活像个浴袍,却没有任何滑稽的感觉,外露的锁骨和大半白皙的胸脯想让每个人在他身上烙下印记。虽然爱德华第一次来巴黎,但他这一路上也见了不少身着华服,一个个用金色和红色把自己裹得一层层,像个粽子一样的贵妇。在他以为巴黎的女人们和自己家乡那些太太们也差不多的时候,他看见了奥斯瓦尔德。
     “你说阿芙洛狄忒?”吉姆戈登看着他乡下来的老朋友死死盯着吧台上小口舔酒的奥斯瓦尔德,不屑的回答。
     “他真的是阿芙洛狄忒?”爱德华震惊地看着吉姆戈登,后者将烟扔进酒杯里,布满血丝的眼睛看向奥斯瓦尔德。
     “巴黎的男人们都这么叫他,这是他在红磨坊的艺名,那些男人为了他的一只舞一掷千金,我曾经也和他们一样傻,”吉姆戈登转过头,爱德华看见他曾经意气风发的伙伴变成现在胡子邋遢满脸灰尘的样子,“他说过只要我能给他一条钻石项链,他就嫁给我,我没日没夜的加班,最后还挪用公款,终于凑够了一条钻石项链的钱,结果我拿着那条项链去找他的时候,你猜怎么着,他捧着我的脸对我说:‘你可真有勇气。’然后他笑了,笑的上气不接下气,仿佛我是个小丑一样,我看见他梳妆台上一条条的钻石项链,全身上下冷的像是被抽干了血一样。”
     “所以你挪用公款的事东窗事发之后你被辞退,就只能在大街上流浪,要不是你妈妈以为你死了让我来找你,我也没想到你现在是这个样子。你恨他,因为你为他做的一切在他看来是个笑话,但是你又不能控制自己爱他。”爱德华嘬了一口杯子里的酒,继续盯着趴在吧台上抽烟的奥斯瓦尔德。吉姆戈登则是摇着头苦笑,眼里充满着厌世和绝望。
    
     将杯子里最后一口酒一饮而尽,奥斯瓦尔德起身向门口走去,门外的大雨还在肆虐着街道,卖香烟的女孩将皮箱顶在自己头上赤着脚跑在雨里。酒馆里的男人们紧紧跟在他身后,争先恐后地为他开了门。
     奥斯瓦尔德看着头上七八顶伞叹了口气,雨水顺着一把把伞掉落到自己肩上。
    爱德华在奥斯瓦尔德起身的那一刻起就坐不住了,他凭借身高的优势挤到了那群男人的前列,吉姆戈登看到爱德华就仿佛看到了当年的自己,他自嘲地笑了笑,然后又低下头开始喝酒。
    
    “拿着。”
     在所有人都撑着伞等着奥斯瓦尔德决定的时候,爱德华把伞塞进奥斯瓦尔德手中,然后一把横抱起了他,在奥斯瓦尔德的惊呼中抱着他跑进了雨里。其他男人有的震惊,有的气氛,还有人脸上挂着一脸看好戏的样子。
     爱德华的左手圈着奥斯瓦尔德,娇小的男人在他怀里倒显得像个少年,他的右手托住两条细直的,被昂贵的黑色丝袜包裹住的腿。而奥斯瓦尔德看着伞下这个抱着他笑的像个傻子一样的男孩。
     然后他听见了自己的心跳声。

(二)曼妙佳人早已名花有主?

      雨后的街道潮湿光滑 ,卖香烟的女孩和推着车卖水果的男孩永远是最勤劳的,一下过雨就跑出来了。
      爱德华背着奥斯瓦尔德,手里还拎着后背上人的手工鞋,奥斯瓦尔德将双手搭在爱德华的后背上,把脸贴在爱德华的脖子上和他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
      “所以呢,谜底到底是什么?”
      奥斯瓦尔德在爱德华的耳边轻轻说着,语毕还咬了下他的耳朵,爱德华的脸瞬间就红了,他支支吾吾地回答说他不能告诉奥斯瓦尔德,不然就不好玩了。
      奥斯瓦尔德娇嗔的说了一句没意思,然后继续趴在爱德华的肩头看着巴黎的大街上行人越来越多。而许多年后,当他们两个人再次在更加繁华的巴黎大街上相遇时,却早已物是人非。
      一辆黑色轿车停在他们面前,爱德华面带不解,而奥斯瓦尔德则是惊恐的从爱德华身上下来,光着脚踩在满是泥泞的路上,隔着丝袜他都能感受到沙子硌着他的脚。
      黑衣服的保镖打开后座车门,车里的人只是抬了抬手,奥斯瓦尔德就任由两个保镖把他架回车里。
      车门被奥斯瓦尔德凶狠地关上,其中一个保镖在上车之前来到了爱德华面前。
     “别想觊觎你面前这位夫人,除非你敢和法尔科内抢人。”
     他留下一句话就走了,而车里的奥斯瓦尔德看着爱德华,突然对着他笑了,然后在满是雾气的车窗上写下了四个字母。
     love
    爱德华知道奥斯瓦尔德还是猜出了谜底。
    什么对于一个人来说太多,对于两个人来说正好?
    爱情。
   
    



    
  

评论(11)

热度(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