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色是最温暖的颜色

all冬

乡土风04

抢个媳妇过日子04
     

     史不兰拉着葛喜儿的手,把他拉到河边。葛喜儿甩了甩手,发现史不兰攥的太紧了他甩不开,就不甩了,乖乖的跟着史不兰走。
      “嫂子,你气不?”史不兰突然停下来了,转过身来看着葛喜儿,葛喜儿看着自己的小叔子气的脸都红了,觉得也挺好玩的,一下子没忍住就笑了一下。
        葛喜儿这一笑可把史不兰给看傻了,他以前就觉得自己嫂子好看,哪想到他嫂子笑起来跟天仙似的,这叫一个美啊。
         “你这孩子,咋我还没急呢你先急了啊,我是挺气的,但是事情都已经这样了,人家简妮儿大着个肚子,总不能让人家一个姑娘家让村里人说是不?”葛喜儿拉着史不兰的手坐到河边。史不兰是他们家最有文化的,以前在村里的红大树中学念到高中,但是家里没钱供他念大学,就只能念到高二就不念了。这事儿在葛喜儿心里一直是个结,所以他也一直对史不兰加倍的好。但是他没想到他这一对史不兰好,结果让他这个小叔子爱上自己了。
         史不兰听完之后就急了:“喜儿!她和别人老爷们瞎搞,搞大了肚子,为啥你还得给她腾地儿啊!她一个小姑娘怎么了,她这个小姑娘可够不要脸的!”史不兰越想越来气,他哥简直就是个傻子,放着这么好的媳妇儿不要非出去瞎搞,结果把自己媳妇儿搞没了,要是嫂子是自己媳妇儿,自己铁定一秒钟都不离开他身边儿。
       “可是她毕竟也没嫁过人啊……以后带着孩子也没人愿意要她,我一个大老爷们,我又不……实在不行我进城打工去,你二哥不就在那个什么黑城堡夜总会给人当保安呢吗,实在不行我……唔……”葛喜儿说着说着,就觉得自己的嘴唇被一团湿乎乎的东西贴上了,再一看,完了,自己的小叔子正陶醉的亲着自己呢。
         史不兰看着自己嫂子那张小红嘴一张一合,露出粉嫩嫩的小舌头和大白牙,一下子没忍住就亲上去了,这可给葛喜儿吓够呛。葛喜儿赶紧把史不兰推开,哪成想史不兰又凑上来了还想亲他。葛喜儿赶紧站起来了,拍拍裤子上的土就转头往地里走。史不兰一开始想拽住葛喜儿的,结果看着葛喜儿脸都红了也就没拦,对着葛喜儿的背影嚷道:“喜儿!你跟我哥离婚吧!我娶你过门!”
        葛喜儿听到这句话之后又快走了两步,一边走还一边想:这史家的人是不是一个个都疯了。

       葛喜儿本来想去地里干点活,后来一想,以前家里地里的活都是他干,现在他都要和史萝卜离婚了,地里的活还是他干,他冤不冤啊。于是他干脆一转头,往他自己家去了。
        葛喜儿的老家铁家大院也是北屯儿的一部分,葛喜儿也就走了半个小时就到了,等到葛喜儿一进院子就看着自己的姐姐葛莎在大门那儿补网呢。葛莎一看着自己弟弟回来了这个开心啊,自打他弟弟嫁到史家去除了过年过节都不回来看看她,她俩的爹死的早,她自己把她弟弟拉扯大,对她这个弟弟感情也挺深。葛莎也知道史萝卜跟简妮儿的事,那会儿她还寻思着让葛喜儿跟史萝卜离婚呢,但是她后来一想,自己弟弟还没说啥呢自己瞎操什么闲心,就没跟着掺和。
         “喜儿回来了!”葛莎赶紧放下手里的网,把大门给葛喜儿打开,顺便从院子里给他拿了点地瓜干。
        

        “姐,我想跟史萝卜离婚。”葛喜儿一边嚼着地瓜干,一边跟葛莎说到。葛莎一听这个事也是开心的不得了,她早就想让葛喜儿跟史家那个王八犊子离婚了。
        “好!离!姐支持你!不就是那点儿聘礼吗,改明儿姐去趟镇里把家里的鱼卖吧卖吧,把他们史家那些钱还给他们!”葛莎拍着葛喜儿的肩膀跟他说道。葛喜儿也是感动的稀里哗啦的,他爹妈死的早,唯一的亲人就是这个姐姐了,姐姐对他也好,他突然觉得有姐如此,弟复何求。
         葛莎看着葛喜儿出了不少汗,又寻思着这会儿正是大中午的,就招呼着葛喜儿洗个澡。
          就在葛喜儿拿着毛巾在自家后院里洗澡的时候,史萝卜好不容易摆脱了简妮儿,正满世界找自己媳妇儿呢,等他刚想到自己媳妇儿没准回娘家了而且走到铁家大院后门的时候,正好看着上午那个博拉斯正趴在一堵墙那儿撅着屁股不知道干啥呢。
          史萝卜凑过去一看,正好从墙上破的洞里看着葛喜儿在那儿洗澡呢,史萝卜看看旁边因为偷看的太入神而没有发现自己的博拉斯,博拉斯看的这叫一个美啊,哈喇子都快流出来了。
         史萝卜这个气啊,你他妈看我媳妇?!!我去你大爷的!!
         史萝卜抬起脚来照着博拉斯撅着的腚就来了一脚,结果博拉斯太重了,一下子把墙给砸塌了。这边的葛喜儿正洗着澡呢,突然觉得什么东西倒了,转头一看,博拉斯就趴在地上,身子底下压着一堆砖头,史萝卜骑在博拉斯身上薅着他的头发就把拳头往他脸上招呼。
       “啊!!!!!!!”
       一声尖叫划破了北屯的宁静,吵醒了大半个北屯儿正在午睡的人。

评论(7)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