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色是最温暖的颜色

all冬

监视狂04

监视狂04

  来填这个万年巨坑

   列车在风雪里飞驰,漫天大雪纷飞,是深渊,他一直在掉落,一直在掉落,寒风像刀子一样刮在他的脸上,他看见了红骷髅恐怖的脸,看见了左拉,看见了他抬起的金属手臂,最后他看到史蒂夫的脸,他的金发蓝眼,他在对自己微笑,渐渐地,史蒂夫的脸开始变成特查拉,那个能让他安心的人,然而特查拉的脸开始慢慢的消失在风雪中,直到最后,他的眼前什么也没有,只有白茫茫的一片,他抬起手,看见自己的双手沾满了鲜血,看见那些被自己杀死的人满身鲜血地向自己爬过来,他们满是鲜血和泥污的双手抓住了自己,最后,他看见了托尼史塔克,他的眼睛里写满了愤怒,他伸出手掐住了自己的脖子,“你杀了我的父母!你杀了他们!”托尼越来越用力,他感觉自己快要窒息了。眼泪顺着眼角流了下来,“对不起,对不起……”他小声地呻吟着,就让他死吧,他是个罪人,他杀害了那么多无辜的人,让他死吧,他罪有应得。

     “巴基?巴基醒醒。”特查拉拍了拍蜷缩在床上流泪的巴基,巴基嘴里还一直说着对不起,特查拉知道巴基又做噩梦了,自从他记起了所有的事情之后,他每晚都会做噩梦,有好几次特查拉发现之后都会抱着他,但是他依旧在发抖。

      巴基睁开了双眼,像平时一样看见了坐在他床边的特查拉。巴基坐起来往特查拉的怀里靠了靠,他不介意特查拉就这么抱着他,在年轻的瓦坎达国王的怀里他有种安心的感觉,而且他早就拿特查拉当亲密朋友了,亲密朋友之间这样的举动也很正常。
 
      “又打扰到你了。”巴基垂下眼睛小声地说到。他知道每次自己有什么事特查拉都能及时赶来,无论他身在何处,即使是在和大臣们商讨国事的时候也能赶过来。

       “没关系的,你没有必要自责。”特查拉把下巴抵在巴基的头上,他的巴基总是这样,喜欢把所有的责任都揽到自己身上,哪怕不是他的错他也会承担下来,自己舔舐着伤口,自己在内心自责,世人不了解他,当他是罪恶的杀手,但是他们不知道巴基有一颗金子般的心灵。

       “我梦见了托尼,他现在是不是恨死我了,我杀了他的父母,还毁了复仇者联盟,他为了那个团队做了那么多,我却亲手毁了这一切……”

       “这不是你的错,这是九头蛇的错,”特查拉的手指划过他的发丝,停留在脸颊上,“他们不知道你有多么的……”特查拉觉得自己的手指失控了,开始顺着脸颊慢慢向下,仿佛巴基的皮肤有一种魔力,这种魔力吸引着他的手指慢慢向下滑,摩挲着巴基细嫩的皮肤,最终在他的唇边停住。

        巴基感受到特查拉暧昧的抚摸,眼睛突然睁大了,紧接着一种陌生的感觉如潮水一般漫了上来,不同于史蒂夫对他温柔的抚摸,特查拉的带有着独特的诱惑,这种感觉并不好。

        巴基推开特查拉,低下头去不敢看这个男人,并不是因为他寄人篱下,而是因为他对特查拉的感觉让他感觉很无助,他对史蒂夫,对他的小个子是爱,是保护,是不想让他受到伤害,是想和他并肩作战,但是对特查拉,对这个浑身散发着神秘气息的男人,他有感激,但更多的是被这个男人吸引,他的成熟稳重,他的细心照顾,他的血性,都是史蒂夫没有的。

       “不好意思,我……”巴基低下了头不知道该说什么。

        “你不可能对我一点感觉都没有吧,巴基。”特查拉抓住了巴基的手,巴基并没有拒绝他,“我不相信你感觉不到,我对你的感情……”特查拉的手指划过巴基的掌心,顺着他的掌纹慢慢滑倒指尖。

         巴基的眼睛突然瞪大了,他挣开特查拉的手,抓住了他的衣领,“告诉我!史蒂夫到底有没有事!我不相信你的话,跟我说实话,史蒂夫到底有没有事!”

         “他有没有事对你来说重要吗?”特查拉抓住了巴基的手,“仔细想想,他有没有事,对现在的你来说,真的重要吗?”他把巴基的手放在他的手里,放在他的唇边,“从我告诉你史蒂夫出事到现在,已经几天了?还记得吗,嗯?”他吻上了巴基的手,“不记得了吧,你每天在干什么我很清楚,逗猫,看书,吃零食,睡觉,他对你真的还有那么重要吗?”

          “你闭嘴!”

           巴基扇了特查拉一个巴掌,然后他看见特查拉的眼神突然变得很可怕。

        

 

评论(3)

热度(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