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色是最温暖的颜色

all冬

我觉得我可能要疯

地下情02(Warren出轨设定,慎入)

二.红酒与蓝莓软糖

    Kurt调整着西服的领结,这些富人的东西就是麻烦,衬衫还要套两层。
   
      Warren端着酒杯靠在酒红色天鹅绒的沙发上,看着Kurt对着衣帽间里大的不像话的镜子调整着自己的衣服。

    这个单纯的小男孩似乎不知道怎么应付这件高级定制的西服。

   Warren想起了自己小的时候第一次穿西服,管家一边看着女仆为自己扣着扣子一边不厌其烦的重复着各种各样他应该遵守的礼节,一般这时候他会对着镜子翻白眼,做鬼脸。这个男孩有些像第一次穿西服的自己。

   Warren放下酒杯,走到Kurt面前帮他把领结打好,纤细的手指无意中蹭过了Kurt脖子上的皮肤,Kurt敏感的抖了抖身子,动作很微弱但是Warren依旧发现了。

   “紧张什么?”Warren看着男孩刷的一下红了的脸,莫名觉得他有点可爱。

    “第一次穿,这样的衣服,没有经验,会不会被人笑话……而且还是第一次来这么好的地方……我的上帝啊……”Kurt环顾四周,他觉得Warren的衣帽间比他家还要大,他表舅Charles很有钱,但是不代表他妈妈Raven也是有钱人,事实上他们只是普通人,在新墨西哥开了家甜品店,如果不是因为勤奋学习,Kurt一辈子也不会来到纽约这种大城市。
   
    “有什么好的,豪华的囚笼而已,我倒希望能像你一样想穿什么穿什么,即使是跳蚤市场上买来的白衬衫,也比Besty逼着我穿的Prada要好。”Warren说的是实话,每天被镁光灯包围,他的生活没有隐私,他当初喜欢的是Elizabeth那张美艳的脸和模特身材,并不是她这个人,Apocalypse要求他们两个结婚只不过是为了他们俩下一部合作的戏造势,而且Elizabeth无孔不入地渗透着,掌控着他的生活,就连他穿什么都要按着她的安排来,不然会被Vogue的那些讨厌鬼说自己不懂时尚。

     Kurt的注意力完全被试衣间天花板上的壁画吸引了,圣母怀抱着肉乎乎的基督,眼里满是慈爱。Warren注意到Kurt一直抬着头并没有听自己说话,被忽视的感觉让他心里很不爽。

    “难道你不知道听别人说话的时候要注视着对方的眼睛以表尊重吗,Wagner先生?”Warren给Kurt扣上最后一个扣子,Kurt这才注意到自己的行为既缺乏教养又可笑,赶紧红着脸低下了头,嘴里还嗫嚅着对不起。

     Warren没有理会他,只是转身离开了衣帽间,Kurt赶紧跟上他,两个人穿过摆满了雕像的走廊来到了大厅,Kurt看见Betsy换了一件香槟色的长裙站在台阶上应付着来往的人,Warren走到他身边,两个人交换了一个吻。

    “各位,”Warren示意管家用玻璃棒敲了敲自己的杯子,大厅里正在交谈的人停了下来,看向台阶上的Warren和Betsy,“很荣幸大家光临寒舍,今天Betsy和我……”

   Kurt看着周围与自己格格不入的人,和Warren措辞严谨,连微笑都是调整好的演讲,他突然觉得很压抑,一切都很完美,一切都很闷。

  他默默地退出了大厅,按照记忆想要离开Worthingrton庄园,他慢慢地穿过走廊,欣赏着墙壁上挂着的画,几乎都是莫奈和塞尚的作品。

   “你放开我!”

   突然,Kurt听见从罗丹的雕塑后传来一个像是男孩的声音,他定在了原地。

   “John我求求你了,我和Rogue真的只是朋友,你要相信我,你回家好不好,这几天没有你我都要死了……”

   Kurt听见了另外一个人的声音,这个声音比刚刚的声音要温柔的多。

   “你他妈闭嘴!”

   “我他妈才不在乎你和那个女人是什么关系呢,我他妈早就不爱你了,我早就腻了你了,你赶紧放开我!”

    然后Kurt就听见一声清脆的巴掌声,然后他看到一个金发男孩从雕塑后跑出来,身后跟着一个稍微比他高一点的棕发男孩。金发男孩在看到他的时候震惊了一下,然后很快就笑着挽上了他的手臂,“怎么了亲爱的,我才离开了多久就想我了?”

     Kurt瞬间就懵了,然后他看见棕发男孩的受伤的眼神,他还在看着金发男孩缠着自己的手。

    原来是一对儿吵架的情侣。

    Kurt叹了口气,为什么每对儿情侣明明都相爱,却非要互相伤害呢。

    “不好意思,我并不认识你。”

    Kurt把金发男孩挽住自己的手放了下来,然后他看到金发男孩的撅起了嘴瞪了他一眼大步走开了,棕发男孩笑着摇了摇头,对他道了歉就赶紧追上去了。

    “我还在想怎么找不到你了。”

    Kurt被身后的声音惊住,赶紧转过身,却发现Warren站在自己身后。他看到John用他对Bobby赌气的全过程,惊讶的是眼前的这个男孩没有给大明星John的面子,他耿直的处理方式让Warren觉得这个那男孩和他周围那些公关高手不一样,也成功的引起了他的兴趣。

    “里面……很闷……”

    Kurt支支吾吾地回答着Warren,Warren却笑了。
    
    “想不想去个不闷的地方?”

——————————

     嘈杂的地下室里弥漫着大麻的味道,用手指刷着电吉他的纹身男孩在舞台上嘶吼着,舞台下的人们肆意着扭动着自己的身体,享受着属于他们自己的夜晚。

      红色的光打在Warren绝美的脸上,他颓废的躺在破旧的沙发上喝掉了第20瓶啤酒。

      “千万不要以为我和那些死板的人一样,我的日子过的可逍遥了!”Warren凑到Kurt身前,用手指戳着他的脸,酒气喷到了Kurt的脸上。

      “你的皮肤有点糙啊……”Warren用手指摩挲着Kurt的脸颊,然后他看着彩光灯下Kurt的脸,渐渐地,他突然觉得周围的嘈杂声似乎都消失了,只留下了自己的心跳声,Kurt无辜的大眼睛还在看着他,他的手指慢慢的滑到Kurt的唇边,描摹着他的唇形。

     然后他吻了上去。

    

评论(4)

热度(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