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色是最温暖的颜色

all冬

偷情一时爽(欧比出轨梗)

偷情一时爽(奎刚欧比旺安纳金三角恋有,NTR提示,CP洁癖慎入!)

CP洁癖千万慎入!!
CP洁癖千万慎入!!
CP洁癖千万慎入!!
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欧比旺欲求不满小妖精设定,QO是夫妇,安纳金是欧比旺的小情人。
普通人设定。

一.
     当激情消失殆尽,生活还剩下什么。
     欧比旺切开草莓放到料理机里面,奎刚从洗漱间走出来,发型梳的一丝不苟,他从后面抱住正在准备早餐的欧比旺,细碎的吻落在欧比旺光滑的后颈。
     奎刚从来不会嫌弃欧比旺的脸上有没有油,早上有没有刷牙,就像现在,他撬开欧比旺的唇,从背后抱着他的爱人和他接吻。
     然而只是和他接吻。
     欧比旺无数次幻想奎刚能把他压在料理台上,然后狠狠贯穿他,奎刚会撕碎他的睡衣和内裤,然后像只发情的泰迪一样和他大战几个回合。
     然而奎刚没有。
     因为他太温柔了,没错,欧比旺绝望的想着,他年长的恋人总是宠着他,担心他的身体吃不消,更关键的是奎刚从小就循规蹈矩的生活,也许他做过最疯狂的事就是娶了个比他小十多岁,还是他的学生的自己。
     奎刚放开了欧比旺,从料理台上方的柜子里拿出餐盒。欧比旺把草莓汁装到奎刚的保温杯里,然后把三明治切好放进餐盒。
     “今天有几堂课?”欧比旺问奎刚。
     “只有一堂,但是今天晚上有个晚宴,今天我早点回来接你,今天还去那个爱哭的小鬼家吗?”
     “不去了,昨天和另外一家联系好了,今天去看看。”
     “嗯,注意安全。”
     “嗯,你也是。”
     欧比旺把领带给奎刚打好,目送他丈夫出门。
     欧比旺是奎刚的学生,大一的时候欧比旺开始追求这位温文尔雅的文学老师,奎刚每次都温柔的拒绝他。欧比旺毕业的那天,他想最后试一次,却得到了奎刚“我等了好久就是为了今天”的回答,于是他们在欧比旺毕业的第一年进入了婚姻殿堂,欧比旺毕业后开始做私人教师,给一些成绩很差但是家境不错的中学生当文科私教,奎刚继续在大学教文学。
      欧比旺早就忘记了当年他疯狂追求奎刚的理由,也许是因为奎刚是全校最帅的老师,也许是因为一时兴起结果却因不停被拒而被激起了斗志,总之他现在觉得奎刚这个人真的很无趣。
     不是那种无趣。
     奎刚风趣幽默,和他聊天永远都有惊喜,只是欧比旺不喜欢奎刚对待他的态度,完全信任,过分宠溺,甚至在床上也是,永远都是那么温柔,从来没有对别人表示过对自己的占有欲,欧比旺和别人讲电话奎刚不会吃醋,因为奎刚信任他,欧比旺彻夜不归奎刚也不会怪他,宁可自己难受也不愿意对欧比旺发火。
     这样的恋人实在是太无趣了, 欧比旺希望奎刚能对他霸道点。
    

     送走了奎刚,欧比旺开始洗漱,吃完中饭后他才开始出门。
     从欧比旺家到市中心大概一个小时的车程,欧比旺年轻的时候在市中心租过房子,和他的同伴们每晚都去酒吧鬼混,喝大了就开着车在街上闲逛。
    还来不及感叹岁月磨平了他的棱角,他的车就猝不及防地被撞了。
    一个穿着黑色皮衣的小伙子摘下头盔放在摩托车上,一脸不爽地站在欧比旺的车前。
    欧比旺下车,小伙子把手抱在胸前,一副欧比旺欠他钱的样子。
    “有你这么开车的吗?”
    小伙子把看了看自己完好无损的摩托,又看了看欧比旺被撞坏的左侧车灯,大声对欧比旺说。
     欧比旺心里很不爽,虽然是自己的错,但是黑皮衣小伙子的态度让他很不爽,双手叉腰盯着黑皮衣小伙子:“现在是谁撞坏了谁的车?!”
     “你知不知道这是单行道!”
     “我不知道!哪里写着这是单行道!”
     “这条路就是单行道!而且你明显逆行啊大叔!”
      黑皮衣小伙子一句大叔提醒了欧比旺,没错啊,自己怎么能跟个小孩子计较呢,更何况自己年轻的时候不也是这样……
     当欧比旺意识到自己被奎刚同化了之后他已经把自己的电话号码写好交给小伙子,并且向他道过歉了。
     小伙子接过写着电话号码的纸条放到皮衣的兜子里面,骑着车扬长而去,而欧比旺懊恼地拍了拍自己的头。
     都他妈赖奎刚!

     欧比旺到他新雇主家的时候家里只有女主人一个人,天行者夫人是个很温柔慈祥的女性,她给欧比旺泡好茶,向欧比旺道歉他的儿子并不守时,儿欧比旺表示理解,毕竟有时候青春期的孩子就是这么叛逆。
     而当天行者夫人说出他的儿子复读了四年之后欧比旺还是震惊的把茶洒了出来。
     “安纳金这孩子,对文科没什么爱好,但是我希望他修文科,因为他父亲临走之前对我说过,天行者一家都是好律师,所以希望安纳金当个律师,但是安纳金这孩子在理科和工科上很厉害,这几年的竞赛都是一等奖,他想去学理科我不同意,我也很纠结,一方面是他父亲的心愿,另一方面是这孩子自己的爱好……我们安纳金很聪明,要是认真学文科的话肯定也能学好,可是他不……”天行者夫人说到一半便太过激动,眼眶开始红了起来。
     “还是尊重孩子自己的意见要好,毕竟他真的有这个天赋……”
     “嘭!”
    欧比旺说到一半的话被巨大的关门声打断了,他站起身,然后看到刚刚遇见的黑皮衣小伙子一脸震惊地看着他。
  
    “这就是安纳金。”
     天行者夫人站起身,像欧比旺介绍自己的儿子。
     欧比旺看着这个小伙子,内心数万只草泥马飞奔而过。

    
    
  

评论

热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