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色是最温暖的颜色

all冬

小蜘蛛攻略

   大半夜看延禧攻略脑子抽风突然想到这个脑洞,花朵——>白月光富察皇后,马总——>大猪蹄子皇帝,加菲蛛——>社会我魏姐,丹总——>御前侍卫傅桓,普妹——>尔晴。
   加菲蛛被作为侍女选入皇宫,被花朵娘娘看上了调到皇后宫里面了,花朵娘娘这个喜欢小蜘蛛啊和他做姐妹感情好的不得了,马总和花朵娘娘是青梅竹马感情恩恩爱爱每天早上马总和花朵不来上几次就不上朝的那种,加菲蛛因为在花朵娘娘宫里工作就和御前侍卫丹总眉来眼去芳心暗许,但是普妹这个小妖孽怎么能不作天作地呢,每天都趁机勾搭丹总,但是我们丹总心里只有小蜘蛛一个人,普妹这个气啊。正好花朵娘娘因为某些设定怀孕了,马总好开心啊就说孩子就叫Facebook吧,结果因为某些原因Facebook没有了,花朵娘娘流产了,马总和花朵娘娘都很郁闷,花朵娘娘跟马总生气不让马总进门,普妹就这时候趁机而上和马总来了一次,然后马总就给普妹封了个妃啥的,花朵娘娘这个气啊郁结攻心下线了。小蜘蛛为了给皇后娘娘报仇就勾搭马总,马总也给小蜘蛛封了个妃,但是小蜘蛛心里只有我们丹总啊,那咋办啊只能私下里偷偷的搞,后来普妹发现了小蜘蛛和丹总的事就威胁丹总说你要是不和我好我就把你和小蜘蛛的事告诉皇上马总,丹总没办法就委屈自己(什么鬼和普妹在一起还叫委屈)和普妹来了一次,结果被小蜘蛛知道了,小蜘蛛一看不行就开始折腾(磨叨)了啊,马总被小蜘蛛磨叨的受不了了就说好好好朕废了他,小蜘蛛终于可以和丹总黏黏腻腻的在一起了,然而马总发现了!马总发现了啊!小蜘蛛又开启了自己的话唠模式马总被念叨的受不了了就赐小蜘蛛和丹总良田千金出宫幸福生活了,马总想花朵想的这个孤单寂寞啊就下令哎呀我再选一轮妃子吧,结果可爱的小汤米就被马总看上了,但是其实汤米入宫之前就已经和宰相莱总芳心暗许了,马总还不知道呢,每天白天马总上朝的时候莱总都称病,其实人家偷偷入宫和汤米私会,后来汤米怀孕了,连孩子都不知道是谁的,莱总一看这样不行啊,为了自己的孩子也要篡位啊,就起兵篡位杀了马总当了皇上,和小汤米夫妻双双把家还,马总到了阴间突然发现诶我的花朵也在,但是花朵因为在阴间看到马总宠幸别人就生气了不理马总,马总就只能开启他的漫漫追妻路。
    所以好像只有普妹没有对象_(:з」∠)_

【莱花小段子】26个字母(下)

26个字母(下)

Occupy(占据)

    Eduardo各式各样的Prada西装占据了Lex的衣柜,但是Lex的小个子却占据了Eduardo的心

Pause(停顿)

    Lex在他的婚礼上看见身穿白色礼服手里拿着一朵香槟玫瑰的Eduardo款款向他走来,那一瞬间,他的心脏停了那么一小下。
   不,一大下。
   不,好大一下。

Qualified(有资格的)

    在一个商业酒会上Mark和Eduardo又遇见了,那时Eduardo正端着酒杯在阳台上欣赏风景。
    “Wardo,好久不见。”
    Mark吓得Eduardo手一抖,红酒就撒在了他的袖口,Mark刚想借“帮你处理一下”的理由攥住Eduardo的手Lex就抢先了一步,用他绣着Luther家徽的手帕盖住了那块污渍。然后他回过头,用Eduardo从未见过的凶恶眼神盯着Mark。
    “Dudu is my wife ,you are not qualified.”

Retire(退休)

    Eduardo某一天突然心血来潮,对躺在他腿上的Lex描述起了他们的老年生活:
    “等我退休之后你可以让Mike①接替Lexcrop,然后我们去普罗旺斯承包一块地盖一个小房子,每天早上在阳光的照耀和你的怀抱中醒来,每天晚上在群星的环绕和你的怀抱中入睡,你种菜我吃,等到我们都老的走不动了就每天窝在躺椅里面看电视,我就躺在你的怀里给你织毛衣,冬天的时候我们两个一人捧着一杯热茶看着咱们的孙子孙女在地毯上爬来爬去……”
     Lex就这么静静地听着Eduardo神采奕奕描摹着他们未来的生活,然后他看着眼睛里闪着光的Eduardo,嘴角慢慢地上扬。
   

Strength(力量)

    Lex腰部的力量不可小觑。

Treasure(珍宝)

    有时候Lex看着Eduardo给孩子喂奶时就会想:
    他真是这世间的珍宝。

Update(更新)

     Eduardo更新了他的Facebook个人资料:
     已婚,Lexcrop总裁夫人
    
Vital(维持生命所必须的)

     在Lex的字典里,vital=Eduardo
    
World(世界)

     Eduardo还记得Lex向他求婚时所说的话。
     那是一个夜晚,他们在海滩上散步,然后天边突然绽放了绚烂的烟花,烟火最后组成了“Eduardo marry me”的字样,Lex单膝跪地,拉着他的手。
    “我会给你整个世界。”
     Eduardo笑了,然后慢慢的弯下腰低下头吻了他未来的丈夫。
     “你已经给了,你就是我的整个世界。”

Xanadu(世外桃源)

    Eduardo曾经问过Mark愿不愿意和他到一个只有他们两个人的世外桃源生活一辈子,而Mark当时在编程没有听到Eduardo的话。
   Eduardo也问过Lex同样的问题,在他们没有结婚之前,Eduardo靠在Lex的肩头问他愿不愿意和自己逃到一个什么都没有的地方,Lex只是转过身压倒Eduardo给了他一个吻。
   “你觉得呢?”
    我当然愿意。

Youth(青年时代)

   Eduardo和Lex曾经见过面的,不然Lex也不可能在加州的那个雨夜一眼就认出Eduardo。
   Eduardo那时候躺在Lex家花园的草坪上晒太阳,而Lex站在离Eduardo不远的落地窗后看着他。

Zero(零)

    一切都是假的。
    Lex根本就没有出现,Eduardo在那个雨夜自己在滂沱大雨中行走,带着一颗近乎破碎的心,后来的一切都有条不紊的发生:Eduardo的股份被稀释和接踵而至地官司,最后Eduardo躲到了新加坡治愈他受伤的心。
   根本就没有那个叫LexLuther的人出现过。
   一切归零。

   

   

一个脑洞
灵感来自一个mv
花朵因为离婚案被家族抛弃了,别的公司也不要他,就只能去站街,最后被马总捡回家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