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色是最温暖的颜色

all冬

跨越栅栏(ME微DE)

     Cross (《跨越栅栏》设定,短小清水一发完)


离异穷困潦倒单身汉马克

风月场所工作人员爱德华多

对爱德华多爱而不得的酒吧老板丹尼尔。


《跨越栅栏》真的很好看,求求大嘎去品一品苍井优和小田切让的神仙爱情。


————爱的分割线————

(01)


    马克第一次看见爱德华多是在便利店门口,那时候他刚刚下班,在便利店买了一个面包刚打算拆封,就听见重重的关车门声。


    “我去你的!”

    一个穿着丝质半透明黑色衬衫的男人用他修长的腿踹了那辆银色的劳斯莱斯一脚,完美的车身很快凹下去一个丑陋的坑,驾驶座上的男人黑着脸看着醉醺醺的男人脚步不稳地模仿着鸟类的求偶舞一边叫着一边跳来跳去,然后一下跌落在地上。


    通常情况下,马克十分反感喝醉了酒之后在大街上耍酒疯的行为,但是这次不同,坐在地上的男人看了看驾驶座上的男人,后者依旧黑着脸,仿佛他做了一件很丢人的事,于是他无助地向四周看着,这个时候,马克好巧不巧的被他捉到了。他摇摇晃晃地起身,朝马克跑过来,扑到他身上。


    “求求你帮帮我。”

    他的脸埋在马克的颈窝处,说话时吐出的气息弄的马克觉得哪里痒痒的。

   

    “带我走,赶紧,去哪里都行。”


    坐在车里的男人终于忍不了了,他打开车门快步走到马克的单车旁边,拉着粘在马克身上的男人就要往回拽。


     “你别碰我!你放开我!你别碰我!”


     他的眼睛还求助一般的看着马克,马克皱了皱眉头,手里的面包早就被他捏的变了形。


     他想上去,但是他的理智告诉他不可以。


     两个纠缠扭打在一起的人最终都回到了车里,驾驶座上的男人单手控制着旁边闹个不停的人,另一只手发动了车子。


    马克在空荡荡的街上站了一会儿,然后骑着车子离开了。


(02)

   

     艾瑞卡来拜访马克的时候他正躺在出租屋里睡觉,他们的儿子摇醒了他。


     艾瑞卡离开马克之后过得很好,因为她找到了一个不会讽刺她还愿意放下工作陪她的男人。


     马克和艾瑞卡带着儿子去了动物园,那是马克第二次看见爱德华多。


     他站在天鹅湖旁边的木制看台上,穿着制服给一帮小朋友讲解天鹅的生活习惯。


    “雌性天鹅和雄性天鹅在恋爱之后会互相交颈,就像这样,”他两只手互相纠缠在一起,模仿着天鹅细长的颈子,“然后他们会旋转着飞上天,再飞下来。”爱德华多在原地转了起来,旁边的小孩子们开始笑了,他感觉到有人在笑他便局促的站在那里,尴尬地笑着,那时候刚好是日落,阳光照在湖水和爱德华多的脸上,他的眼睛里有光 就像是湖面折射出的点点光波 ,不由自主地吸引了马克。


    送走了艾瑞卡和他们的孩子之后 ,马克来到了一家小酒吧。他本来以为他会对艾瑞卡释怀,但是等到艾瑞卡真的出现的时候,曾经的争吵和摔打就又像真的一样发生在眼前,他的胸口今天异常的闷,他需要找个什么东西发泄出来。


    酒吧的内部不像它简朴的外部一样,马克进来之后才发现这个开在巷尾的小酒吧是多么的精致奢华,如果不是因为这里的卖品都是酒,马克还以为自己到了什么高档的西餐厅。


    他在一个角落坐了下来,要了几瓶啤酒,自顾自地喝着。


    “喂,爱德华多,秃鹰是怎么求偶的来着!”


     人群中爆发出一阵又一阵的笑声,马克抬头,看见了旁边桌子那里,爱德华多穿着肉粉色的西装衬衣和紧身皮裤,一边大声模仿着某种他不知道名字的鸟叫,一边伸展双臂抖来抖去,一双大长腿不安分的时而交叉,时而跃起。


     爱德华多自己沉浸在舞蹈之中,丝毫不顾旁边的人笑得瘫倒在桌子上。


     他在求偶,但是没有人懂他的舞蹈。


     马克觉得酒精好像麻痹了他的神经,不然他不可能觉得,爱德华多需要他,他猛灌了自己一口啤酒,学着爱德华多的样子,伸展着双臂,脚步互相交叉着学秃鹰求偶。


     爱德华多看到了模仿着他的马克,动作听了下来,而马克也随着他的停顿而停顿,他们两个互相看着彼此,这一刻,仿佛全世界都安静了。爱德华多五指全都并拢在一起,指节凸出,就像是天鹅的头那般,然后他伸长了手臂,马克想起了下午在幼儿园,爱德华多和那些小孩子说过,天鹅就是这么求偶的,于是他模仿着爱德华多伸出了手。


    两只细长的手臂交缠在一起,马克随着爱德华多的脚步转着圈,他们的速度越来越快,越来越快,最后,爱德华多失去平衡跌进了马克怀里。


    吧台前的丹尼尔看到这番场景,眼神暗了下来。


  

(03)


     爱德华多坐在马克的自行车后座上开心的笑着,马克在他前面卖力地蹬着自己濒临报废的车子。


    爱德华多掏出自己下午在动物园时收集的羽毛让它们飘落在地上。马克一路骑,羽毛不停地在飞,终于,羽毛和马克和爱德华多,一起消失在夜雾中。


   


   

  


【丹花/莱花/丹蛛/莱蛛】维庸之妻

维庸之妻

(我总是在想,假如爱德华多在年轻的时候选择了和丹尼尔,但是经过生活的历练之后他感到后悔了,是种怎样的感觉呢?)

       深夜,我刚准备关灯睡觉,丈夫突然推门进来,将外套扔在地上。我有些许的意外,因为丈夫已经许久没有回过家了,但同时我又开始害怕,我怕丈夫在外面又惹了事。
 
      “麦克怎么样。”

      他突然开口问了儿子的事情,我一点都不感到开心,反倒越发害怕起来,丈夫从不过问孩子的一切,我越发担心丈夫是否在外面惹了事。他脱了鞋钻进被子里,我没有回答他,下床关了灯之后呆呆地站在床边。丈夫很快就入睡了,就着月光我仔细地看着他的睡颜,即使这么多年过去了,丈夫也没有发生什么变化,削尖的脸冷峻暗郁,但对于帕克那样的高中生来说倒也充满了吸引力。我却因为生育变了不少,脸色越发暗沉还长了斑,身材也开始走样,年轻时人们都觉得丈夫配不上我,估计他们现在肯定会说是我配不上丈夫。
 
      我不敢入睡,还在原地站着,听着钟表的滴答声,盘算着什么时候会有人找到家里来。

     果然,过了没一会儿,我就听见了粗重的敲门声。

     我犹豫了半天还是打开了门,来的人是个瘦小的男人,金发,阴沉的眼神像极了丈夫。

    “夫人,这么晚打扰了真是不好意思,但是有一件事我需要和您谈谈。”

     我点了点头,然后抓起旁边衣架上的外套和男人去了外面。

     夜晚的冷风吹过我的小腿,凉意直达心里,男人背对着我站在路灯下,我的脚步越来越缓,仿佛站在我面前的男人是一头张着血盆大口巨怪,我是去赴死的懦夫。

      男人叫莱克斯,在城里经营一间酒吧,禁酒令颁布之后,他靠着走私大赚了一笔,几年前他第一次认识我丈夫是因为我们新婚的时候他拿着我从巴西家里偷来的钱拿到莱克斯的酒吧挥霍。我的丈夫是个街头魔术师,对付我有一套,对付别人也有一套,莱克斯阅人无数,却依旧被丹尼尔骗了,他还认为他是个贵族,继承了家里的家业跑来挥霍,但是他不知道我丈夫花的都是我的钱。丹尼尔开始向他赊账的时候他想也没想就同意了,他还觉得自己在和一个精英和贵族打交道,但其实他在和一个从小便做小偷的人打交道。丹尼尔的债越欠越多,莱克斯察觉出了端倪,却依旧没有说什么,他盘算着让丹尼尔付出代价,但在他想到一个完美的计策之前,丹尼尔拐跑了莱克斯的心肝宝贝皮特帕克,莱克斯找了丹尼尔和帕克很长时间,最终找到了我家。

       我听了莱克斯的话之后哭笑不得,我知道我丈夫和一个叫帕克高中生在一起了,但是我并不知道帕克是莱克斯的人,换句话说,别人的妻子。

       丈夫的反常一下子解释通了,我开始大笑,腹部却传来一阵痉挛,我弯下腰蹲在地上,不停地大笑着,用力地发出夸张的声音,莱克斯看我的眼神就像是在看一个因犯了罪而被缝进马中的奴隶,嘶吼着让行刑的人放过我,却只迎来看客冷漠的眼神,可悲却又可笑。

      “他妈的!他妈的他妈的他妈的!”

        我对着地面大吼,眼泪不受控制地掉下来,身体不停地抖动着,为自己年轻时做出的傻里傻气的决定而后悔不已。混蛋丹尼尔阿特拉斯,他毁了我的一生,混蛋丹尼尔阿特拉斯,混蛋混蛋混蛋,他在我什么都不懂的时候占有了我,欺骗我,把我带到一个我完全陌生的国家,拿着我的钱挥霍,然后在他对我失去了新鲜感之后把我丢在家里,我自己一个人生下了麦克的时候他不一定在哄骗哪个更加年轻美丽的面孔,混蛋丹尼尔阿特拉斯,混蛋混蛋混蛋混蛋。

      “夫人,”莱克斯蹲下来,抚摸着我的肩头,我不受控制地抱住了他,想在他的怀抱里取得一丝丝的温暖,灯下的他眼睛是那么好看,那一抹蓝仿佛大海,让我溺死在里面。

      我和他在空无一人的路边做了一次,路灯映照着我们两个缠在一起的身躯投在墙上,时隔多年我再一次感到了满足,仿佛找回了我刚认识丹尼尔时候的那种幸福和甜蜜。

      带我走吧,莱克斯,带我走吧。

      我只记得这句话,我失去意识之前对莱克斯说的话。

       带我走吧。

     

      

   

 
   
      

小蜘蛛攻略

   大半夜看延禧攻略脑子抽风突然想到这个脑洞,花朵——>白月光富察皇后,马总——>大猪蹄子皇帝,加菲蛛——>社会我魏姐,丹总——>御前侍卫傅桓,普妹——>尔晴。
   加菲蛛被作为侍女选入皇宫,被花朵娘娘看上了调到皇后宫里面了,花朵娘娘这个喜欢小蜘蛛啊和他做姐妹感情好的不得了,马总和花朵娘娘是青梅竹马感情恩恩爱爱每天早上马总和花朵不来上几次就不上朝的那种,加菲蛛因为在花朵娘娘宫里工作就和御前侍卫丹总眉来眼去芳心暗许,但是普妹这个小妖孽怎么能不作天作地呢,每天都趁机勾搭丹总,但是我们丹总心里只有小蜘蛛一个人,普妹这个气啊。正好花朵娘娘因为某些设定怀孕了,马总好开心啊就说孩子就叫Facebook吧,结果因为某些原因Facebook没有了,花朵娘娘流产了,马总和花朵娘娘都很郁闷,花朵娘娘跟马总生气不让马总进门,普妹就这时候趁机而上和马总来了一次,然后马总就给普妹封了个妃啥的,花朵娘娘这个气啊郁结攻心下线了。小蜘蛛为了给皇后娘娘报仇就勾搭马总,马总也给小蜘蛛封了个妃,但是小蜘蛛心里只有我们丹总啊,那咋办啊只能私下里偷偷的搞,后来普妹发现了小蜘蛛和丹总的事就威胁丹总说你要是不和我好我就把你和小蜘蛛的事告诉皇上马总,丹总没办法就委屈自己(什么鬼和普妹在一起还叫委屈)和普妹来了一次,结果被小蜘蛛知道了,小蜘蛛一看不行就开始折腾(磨叨)了啊,马总被小蜘蛛磨叨的受不了了就说好好好朕废了他,小蜘蛛终于可以和丹总黏黏腻腻的在一起了,然而马总发现了!马总发现了啊!小蜘蛛又开启了自己的话唠模式马总被念叨的受不了了就赐小蜘蛛和丹总良田千金出宫幸福生活了,马总想花朵想的这个孤单寂寞啊就下令哎呀我再选一轮妃子吧,结果可爱的小汤米就被马总看上了,但是其实汤米入宫之前就已经和宰相莱总芳心暗许了,马总还不知道呢,每天白天马总上朝的时候莱总都称病,其实人家偷偷入宫和汤米私会,后来汤米怀孕了,连孩子都不知道是谁的,莱总一看这样不行啊,为了自己的孩子也要篡位啊,就起兵篡位杀了马总当了皇上,和小汤米夫妻双双把家还,马总到了阴间突然发现诶我的花朵也在,但是花朵因为在阴间看到马总宠幸别人就生气了不理马总,马总就只能开启他的漫漫追妻路。
    所以好像只有普妹没有对象_(:з」∠)_

我买过最贵的周边,是LexLuther最爱的波本酒。

【莱花小段子】26个字母(下)

26个字母(下)

Occupy(占据)

    Eduardo各式各样的Prada西装占据了Lex的衣柜,但是Lex的小个子却占据了Eduardo的心

Pause(停顿)

    Lex在他的婚礼上看见身穿白色礼服手里拿着一朵香槟玫瑰的Eduardo款款向他走来,那一瞬间,他的心脏停了那么一小下。
   不,一大下。
   不,好大一下。

Qualified(有资格的)

    在一个商业酒会上Mark和Eduardo又遇见了,那时Eduardo正端着酒杯在阳台上欣赏风景。
    “Wardo,好久不见。”
    Mark吓得Eduardo手一抖,红酒就撒在了他的袖口,Mark刚想借“帮你处理一下”的理由攥住Eduardo的手Lex就抢先了一步,用他绣着Luther家徽的手帕盖住了那块污渍。然后他回过头,用Eduardo从未见过的凶恶眼神盯着Mark。
    “Dudu is my wife ,you are not qualified.”

Retire(退休)

    Eduardo某一天突然心血来潮,对躺在他腿上的Lex描述起了他们的老年生活:
    “等我退休之后你可以让Mike①接替Lexcrop,然后我们去普罗旺斯承包一块地盖一个小房子,每天早上在阳光的照耀和你的怀抱中醒来,每天晚上在群星的环绕和你的怀抱中入睡,你种菜我吃,等到我们都老的走不动了就每天窝在躺椅里面看电视,我就躺在你的怀里给你织毛衣,冬天的时候我们两个一人捧着一杯热茶看着咱们的孙子孙女在地毯上爬来爬去……”
     Lex就这么静静地听着Eduardo神采奕奕描摹着他们未来的生活,然后他看着眼睛里闪着光的Eduardo,嘴角慢慢地上扬。
   

Strength(力量)

    Lex腰部的力量不可小觑。

Treasure(珍宝)

    有时候Lex看着Eduardo给孩子喂奶时就会想:
    他真是这世间的珍宝。

Update(更新)

     Eduardo更新了他的Facebook个人资料:
     已婚,Lexcrop总裁夫人
    
Vital(维持生命所必须的)

     在Lex的字典里,vital=Eduardo
    
World(世界)

     Eduardo还记得Lex向他求婚时所说的话。
     那是一个夜晚,他们在海滩上散步,然后天边突然绽放了绚烂的烟花,烟火最后组成了“Eduardo marry me”的字样,Lex单膝跪地,拉着他的手。
    “我会给你整个世界。”
     Eduardo笑了,然后慢慢的弯下腰低下头吻了他未来的丈夫。
     “你已经给了,你就是我的整个世界。”

Xanadu(世外桃源)

    Eduardo曾经问过Mark愿不愿意和他到一个只有他们两个人的世外桃源生活一辈子,而Mark当时在编程没有听到Eduardo的话。
   Eduardo也问过Lex同样的问题,在他们没有结婚之前,Eduardo靠在Lex的肩头问他愿不愿意和自己逃到一个什么都没有的地方,Lex只是转过身压倒Eduardo给了他一个吻。
   “你觉得呢?”
    我当然愿意。

Youth(青年时代)

   Eduardo和Lex曾经见过面的,不然Lex也不可能在加州的那个雨夜一眼就认出Eduardo。
   Eduardo那时候躺在Lex家花园的草坪上晒太阳,而Lex站在离Eduardo不远的落地窗后看着他。

Zero(零)

    一切都是假的。
    Lex根本就没有出现,Eduardo在那个雨夜自己在滂沱大雨中行走,带着一颗近乎破碎的心,后来的一切都有条不紊的发生:Eduardo的股份被稀释和接踵而至地官司,最后Eduardo躲到了新加坡治愈他受伤的心。
   根本就没有那个叫LexLuther的人出现过。
   一切归零。

   

   

【莱花小段子】26个字母

【莱花小段子】26个字母(上)

Assume(假设)

    Eduardo在加州下着雨的那一晚遇见了Lex,Mark从那之后只是Eduardo生命里的一个过客。

Burglar(窃贼)

    Lex是个贼,他偷走了Eduardo的心。

Compulsory(有责任的)

    Eduardo怀孕了,他把带着两道杠的验孕棒扔到Lex身上。
   “Dudu,我会对你负责任的。”
   “我不是这个意思……”
   “你放心,我会照顾好你的。”
   “我不是……”
   “我会做个好爸爸。”
   “Lex Luther!你TMD给我拔出去!怀孕的人不能进行剧烈活动!”

Dominate(支配)

    Eduardo怀孕之前Lex无论是在床上还是床下都能支配Eduardo,但是Eduardo怀孕之后,Lex再也不是一个王者了,他连床都上不去了。

Expolre(探索)

    Lex刚和Eduardo在一起时乐于探索他的Dudu身上任意一个敏感点。

Favorite(最喜欢的)
  
    Lex最喜欢Eduardo像qq糖一样的脚趾,每次都恨不得把它们吃下去。
    Eduardo最喜欢Lex的那根能喂饱他的棒棒糖。
    这就是他们都喜欢69式的原因。

Glory(荣耀)

    Lex为Eduardo套上了有着Luther家徽的戒指。
    “你知道吗Dudu,娶到你这件事能让我自夸一辈子。”

Husband(丈夫)

   Facebook和Lexcrop合作过一次。合同谈拢的时候已经是深夜了,Mark双手插兜地离开了Facebook大楼,在楼下,他看见了Eduardo。
  “Wardo,are you waitting for me?”
  “No,I am waitting for my husband LexLuther”

Identity(身份)

   Eduardo曾经有过很多身份:哈佛大学高材生,Facebook的CFO,金牌投资人……
   Eduardo现在只有一个身份:LexLuther的合法终生伴侣。

Joy(喜悦)
 
   Lex曾经以为他最开心的一瞬间是听到Eduardo怀孕的消息那一刻。
  但其实最让他喜悦的那一刻是知道Eduardo怀了二胎的那一刻。

Kick(踢)

   “Lex,我好像感觉到宝宝在踢我。”
   “不,Dudu,是我在顶你。”

Length(长度)

    Eduardo没想到Lex那么瘦的小身板,那个部位居然会那么长。

Master(主人)

    Lex的恶趣味是让Eduardo在床上叫他Master。

Neat(整洁的)
  
    Eduardo每天都会穿戴的十分整齐,但是每晚Lex都会把他弄乱,从里到外。

【DE】我的完蛋情史

   我的完蛋情史

  Eduardo在Mark和Lex的夹击之下毅然决然地奔向Daniel的故事。
**********
   阴雨天。

   Eduardo打开门,希望今天Mark没有来找事情。

   第105次。

  Eduardo一回家就看见一个金毛和一个卷毛扭打在一起,毫无形象可言的在地上滚来滚去Lex揪着Mark的卫衣帽子不放,Mark死死地攥着Lex的头发。

  Eduardo第一次感觉生无可恋。

  Mark几乎每天都会到Lex家找一次事情,然后Lex和Mark这两个明明有保镖的人非要用这种野蛮的方式解决问题。

  他们的对话通常是以Mark一句“把Wardo还给我”开始,然后互相援引事例证明Eduardo真正爱得是谁,最后Lex一句“Dudu是我老婆”就成了他们开战的信号。

  Mark第一次和Lex打起来,Eduardo很感动。

  Mark第二次和Lex打起来,Eduardo依旧很感动。

   …………

  Mark第30次和Lex打起来,Eduardo坐在沙发上无语地看着这两个人。

   好了,现在已经第105次了,他可受够了。

   他是一个人,不是这两个白痴互相攀比,抢夺的筹码。就算不是Eduardo,是Eduarda,Eduarde ,只要是和这两个Control Freak扯上关系都会经历这些,他们两个在乎的根本不是他这个人,而是彼此的尊严,以及内心满满的占有欲。

  “Enough!”
   Eduardo帅气来都想给自己鼓掌。

   卷毛和金毛同时停了下来,然后飞快的站起来整理好自己的衣服看着Eduardo。

   “Dudu,是Mark先动的手。”

   “放屁!Wardo你别听他的!”

    Eduardo感觉自己面前站了两个幼儿园小孩而不是两个动动手指就能影响全美的亿万富翁。

   “我不管是谁先动的手,Mark,Lex,我告诉你们,下一次要是再在我面前打起来,你们两个继续打,我走人,明白吗?”Eduardo双手叉腰,宛若阿庆嫂。

   金毛和卷毛同时飞快地点了点头。

   Eduardo感觉自己是幼儿园老师,而Mark和Lex只是不懂事的三岁小孩。

   他当初爱上Mark嫁给Lex的决定是怎么想出来的。

    然后他打开门,一股脑的冲进大雨里面想让自己清醒一下。

***********
    他在雨中毫无目的的闲逛着,Lex和Mark跟在他后面,就像一个三角形一样保持着。

    “或许我可以挺住这场雨。”

     街角的广场上,一个没什么头发但依旧很帅气的魔术师吸引了Eduardo的注意力,魔术师真的让雨滴凝住了。

     Eduardo看着魔术师神奇的表演,然后他看到了人群中的Daniel,他也在看着Eduardo。

    Daniel与Eduardo对视了一秒,然后笑了笑,戴上帽子消失在雨中。

    一种很奇妙的感觉在Eduardo心里扩散开来,他感觉自己的脸火一般的烫,就像是被校草撩到的高中女生,虽然他在高中的时候是校草。他明白了为什么那些来问他题的女生的脸总是红红的。

   原来这就是被撩的感觉啊……
**********
  生活还在继续。
 
马总和莱总的掐架也在继续。

不过Eduardo看不到了。

因为他住进了Daniel家。